初恋魔法电击(明日香正太著)丨小说资源阿里云盘/迅雷云盘免费txt下载-二次元共享站2cyshare

小说简介

《初恋魔法电击》是明日香正太创作的一部轻小说。

内容简介

鼓太郎爱上了一位少女,她的名字叫做白鸟祈梨,是一位温柔、努力,又有点爱哭的女孩。认真的鼓太郎和外表坚强的祈梨,心意相通的两人原本应该变的幸福,但突然出现的美少女却向他们发出死亡宣告。天动说世界的魔物们突然纷纷出现要夺取鼓太郎的性命!而要活下去的方法只有一个,那就是身心都必须和祈梨合二为一!?一部充满勇往直前,交织著爱情、魔法与战斗的校园纯情故事在此展开!!

相关链接

小说汇总

小说试读

这一定是梦。

  我喜欢白鸟祈梨。

  我喜欢她那浓密但梳得很整齐的长发。

  我喜欢她那像初雪般水嫩的肌肤。

  我喜欢她长长的睫毛,也喜欢睫毛下那明亮的双瞳。

  我喜欢她那稍微开点小玩笑就当真,一脸惊讶的样子。

  我喜欢她那一紧张就马上急躁起来,害羞又容易脸红的模样。我也喜欢她胆小如鼠,一点小事就泪眼汪汪的可爱样子。

  但我最喜欢的,还是她绽放笑容的时候。

  我喜欢她微笑时那柔和的轮廓。

  我喜欢她将手放在嘴边优雅的模样。我也喜欢她害羞时那宛如染上樱花色的双颊。我更喜欢她那高挺鼻子和那丰润的双唇。

  我喜欢她就算生气,看起来还是笑魇如花的温柔表情。

  至于她本人的个性又是如何呢?

  她虽然长得比谁都高,但胆子却比所有人都小。

  因为一点小事就慌慌张张的样子,真是有种说不出的可爱。

  连我这个旁观者都觉得她是如此的有趣了,对在她身边看着她的朋友来说,应该会觉得再也没有比她更逗趣的人了吧?

  她每天都过着被吓一跳、吃惊、慌慌张张的生活。

  突然显露出的圆鼓鼓表情也是一绝。

  她生气时那眉毛的形状,有种说不出的可爱。就算她想大发雷霆,却看不出来她在责备对方,那嘟起的双唇真是可爱?

  圆鼓鼓的双颊,让人不禁想用手指去戳戳看。

  她并不是那种站在队伍前挥舞旗子的类型,而是跟在大家身后,帮走在前面的人捡掉落的东西,或是到落后的人身边陪他一起走的那种人。

  她总是在别人的身边。

  若有特别原因让她落单时,那不安的表情令人同情。

  我最喜欢她找到朋友时,急急忙忙小跑步的样子了,那和她身高完全不和谐的动作真是可爱。

  我也喜欢她在电车里,轻松地抓着吊环的帅气样子。

  我喜欢她伸懒腰时那伸展的背部。

  我喜欢她跟人打招呼时低头的样子。明明很孩子气但又与其不相符的身高,和深深低下头时鞠躬的动作所带来的不协调感,我觉得可爱极了。

  我喜欢她家政课时穿着围裙的模样,也喜欢她穿着冬季制服短裙时的样子,更喜欢她穿着运动服的紧身裤时露出的双脚。看着她修长而紧致的大腿……实在是很难想像她和我是同一种生物。

  我该怎么办?

  我喜欢祈梨。全世界我最喜欢她了。

  我想跟她说话。说什么都好,说说彼此喜欢的东西,谈谈昨天的电视节目,讲讲今天上课的事,商量明天两个人要一起做些什么。总之我想和她说话,我想和她一起为了微不足道的小事一起大笑。

  如果她能看看我的话。

  如果她能用她大大的眼睛看着我,和我交谈的话。

  如果她能用那温和柔软的声音震动我的鼓膜,我想光是这样我就会昏倒了吧!

  ……没错。

  我连句话都没跟她说过。

  我和她同班已经一个月了,却总是远远地注视着她。

  除了在走廊擦肩而过之外,我从来没有接近到她身边半径一公尺内过。

  哼哼。

  如何啊?很了不起吧?

  “……我来帮你预言吧。在你还在拖拖拉拉的时候,就会有别的男生跟祈梨告白,哥哥你的恋情就这么结束了。”

  “吵死了。”

  这里是午休时的教室。

  藤井鼓太郎眯着眼,瞪视着坐在他桌子对面的女孩。

  她的名字是藤井琴子。虽然是兄妹,他们却是同班同学。

  琴子面对着椅背坐着,两肘放在鼓太郎的桌上。

  她双手阖成碗状,小小的脸就靠在上面,她得意地说:

  “哥哥你的心思啊,琴子我全部都看穿了喔!”

  琴子自信满满地说着,虽然一点根据也没有。

  由于他们不是同卵双生,要说长的像也不太一样,说长的不像倒也还不至于。如果一起走在路上,还看得出来是兄妹。

  话虽如此,但这并不是指琴子长的很粗扩。

  只是鼓太郎长的比较像妈妈罢了。

  原则上,鼓太郎算是哥哥。

  但是他们一起成长了十五年,他却没有被当作是兄长过。

  实际上情况恰好相反。虽然鼓太郎的出生时间比较早,两人的身高也差不多,但是琴子总是用一副支配者的样子对待他,这次也是一样。

  “向她告白吧!”

  琴子小声地说,笑脸上满是一副不负责任的神情。

  她嘿嘿嘿她笑着。没想到琴子一笑起来,眼角竟然可以下垂到这种地步。

  “我说你啊,不要以为不干你的事就净说些不负责任的话。”

  鼓太郎长长地叹了一口气,简直像是把肺里所有的空气都吐出来了一般。

  鼓太郎拿下了眼镜,在手掌上把玩了起来。

  “不告白的话就不会开始吧?人生啊,就像是乘法一样。”

  “那麻烦你帮我算算告白的成功机率有多少吧?”

  “唔嗯……”琴子的食指抵着嘴唇,盯着天花板一阵子后……。

  “我还是帮你开个安慰PARTY吧!”

  我妹妹还挺诚实的嘛。

  “那还真是感激不尽哦。”

  鼓太郎想着不知道哪天真的会被说中。

  别说是告自了,鼓太郎明明和祈梨同班,但却像是被诅咒似地完全没有缘份。

  “白鸟”和“藤井”,照名字发音分组时,两人怎么也排不到一起,照身高排也是一个排头一个排尾,就算有两三个人缺席,两人也没有站在一起的机会。

  就连座位也离得很远。两人的距离是教室两端的五公尺。

  每天,我都从我那位于窗户边的座位,朝着坐在走廊旁座位的她猛看。

  我老是想像着,总有一天我们会有机会站在一起。

  就像是土风舞一样。

  只要转个圈,就算是排头和排尾也能相邻而站。

  向右转,同左转。

  就算运气再坏,只要照顺序轮,我应该就有机会站在她的前面了。

  两人的手逐渐靠近。

  到那时,她会愿意握住我的手吗?

  (…………………………。)

  就算再怎么接近,只要之间的距离不是零,那也跟距离非常遥远没什么两样。

  唉……。

  鼓太郎深深地叹了一口气。

  看到哥哥这样子,琴子一脸担心的模样。

  “你自己想想嘛!哥哥你的优点那么难发现,只有兴趣特殊的人才会喜欢你吧。”

  “就算你懂我的优点也没用。”

  生气。

  琴子心头一火,双肩皱成了一个“W”,狠狠地瞪着鼓太郎。

  …………嗯?

  我说了什么话惹她生气了吗?

  就在鼓太郎呆着不知所措时,琴子鼓起了双颊。

  一瞬间。

  她不知道又想到了什么,突然改变了表情。

  她喔呵呵地把手放在嘴边,活像个爱道人长短的欧巴桑一样。按着她随手抓起了挂在桌子旁的手提袋,

  “帮我把这个还给教美术的肉户老师。”

  “…………为什么?”

  “就算是我听哥哥你抱怨了老半天的代价吧!”

  “谁理你。”

  “下一堂不是体育课吗?你再不快点,教男生体育的千叶老师可是很~~恐怖的喔!”

  说的也是。

  一回过神,才发现教室里一个男生也没有。

  女生们都三三两两的,也没有看到祈梨她们的踪影。

  抬头看了看黑板上的时钟,第五堂课已经过了10分钟了。

  “惨了!”

  “来,哥哥,手提袋拿去。”

  琴子这么说着。

  简直就像是结婚多年的夫妻一般,琴子递出手提袋的时机真是恰到好处。

  “喔。”

  鼓太郎不小心顺手就收下了。

  鼓太郎的眼皮跳动了一下,心想“上当了!”的同时,琴子则是在一旁得意她笑着。

  呜………

  鼓太郎不禁悲从中来。就算出生只差了几个月,妹妹还是技高一筹。没想到自己竟然会被她玩弄于股掌之间,真是不甘心。

  (没办法,也只能帮她把包包送过去了……………)

  这样有什么不对?

  鼓太郎一边想着,一边往走廊飞奔而去。

  窗户外可以看到并排的树木。春天时是樱花,秋天时则是枫叶。那是条两旁夹杂着树木,从校门口一直延伸进来的道路。

  只要一到四月下旬,花瓣就会从樱树的树枝上落个精光。

  春天结束了。它悄悄地从头上溜了过去。

  樱花凋落。

  鼓太郎的心里一闪过这个词,胸口就痛了起来。

  (我也知道再这样下去,她迟早会被别的男生追走啊!)

  他的视线从窗外转向了自己映在玻璃上的样子。

  (有三点。)

  鼓太郎讨厌自己身体的三个地方。

  尤其是身高。部高中生了身高竟然还不到一六0,根本就是上辈子被下了诅咒。

  还是现在就马上去告白吧!

  越接近祈梨,透视画法的神明就越是举起了白旗加速逃跑。

  我抬头看着她,但她并不是看到我的脸,而是看着我头上的一片空气。

  简直就像是背著书包的小学生抬头看着成熟的女性一样。

  ‘请你跟我交往。’

我怎么可能接近的了她嘛!!

  你不会懂的。像你这种和朋友说话时,不用抬头看对方的家伙是不会懂的。

  再加上我的长相超像女孩子(这是第二点)。

  你说这叫可爱?

  对我来说,这根本就不算是赞美。

  简直就像是因为我没有其它可取之处,才硬挤出来想要拿来称赞我的话。

  同情?这对男人来说可是种侮辱。

  ………但是。

  (这些全是藉口。)

  鼓太郎认为就算是个子矮,还是有人交到了女朋友。

  他缺的并不是身高。

  他缺的是勇气,缺的是自信,缺的是可以值得自傲的过去。

  只要有一件就行了,只要有一件可以让他抬头挺胸、值得骄傲的事情,他就能站在祈梨的面前。

  ‘不告白的话就不会开始吧?’

  琴子说的一点也没错。

  如果喜欢她的话,如果我真的那么喜欢她的话,那么“放弃”这个选项从一开始就不应该存在。

  (如果我喜欢祈梨 如果在我遇过的所有女孩子中,我最喜欢的是祈梨的话,那我就得要比其他男生更早一步站在她面前!!)

  非行动不可了。

  下一堂课是篮球。

  瞄准篮框灌篮!……这我当然做不到。

  就算我跳起来,手连篮网都碰不到。

  那从外线射三分球如何?这样一来跟身高一点关系也没有。

  矮个子的我如果可以在篮球场上活跃的话,那可是比什么都骄傲。

  (如果能让祈梨看到的话……)

  (如果她和我四目相交……)

  光是想像而已精神就来了。

  我想要试试看。

  就算做不到也无所谓,我想要尽量去努力。我的心中充满了斗志。

  我和祈梨坐在教室的两端,距离五公尺。我从来没有接近她过。

  我要让这距离变成零。

  (一切都是为了能够站在祈梨面前!)

  到了美术教室前,我压抑着内心的亢奋打开了门。

  然后……。

  祈梨就在我的眼前。

  而且还没穿制服。

  “怎么会……?”

  时间停止了。

  为什么祈梨会往这里?

  为什么祈梨没有穿制服?

  鼓太郎完全无法掌握现在的状况,像化石一样僵直在原地。

  祈梨并没有着冬季外套,也没有穿着应该穿在外套里面的上衣。

  她只穿着内衣,赤裸裸地站在被打开的门前……。

  咕噜,鼓太郎吞了口口水。

  注意到那是自己发出的声音后,鼓太郎终于回过了神。

  鼓太郎将无意识中盯着祈梨胸部 视线移了开来。

  大家都在这里换衣服。

  女孩子们聚集在美术教室里,正在更换体育服。

  “怎、怎么会!?”

  在鼓太郎伸手遮住双眼的同时,女同学们充满杀气的声音也响了起来。

  “你看到了吗!?”

  “没看到!”

  但是,鼓太郎的双颊就像熟透的蕃茄一样红通通的……。

  “你骗人!!”

  “是有人托我送东西过来!”

  鼓太郎用快哭出来的声音叫喊着,手则伸进了琴子交给他的手提袋里。

  他抓住的东西没什么重量,触感也很陌生。

  完全不知道到底是什么东西。

  但这不重要,只要能够证明他的清白就好了。

  鼓太郎开着双眼,把手提袋里的东西拿了出来。

  “呀──!”

  女孩子们尖叫出来。

  “啊!?”

  鼓太郎微微张开了眼睛,确认了一下自己手上抓着的东西。

  “什……………!”

  他说不出话来了。

  鼓太郎看见自己手上抓的是什么之后,心脏几乎停止了跳动。

  因为他抓着的是件很可爱的运动用胸罩……。

  “怎、怎么会这样……!?”

  声音就像是泄了气一样地从喉咙深处发了出来。

  鼓太郎完全无法理解这是怎么回事。

  但他很清楚自己现在的处境非常不妙。

  “鼓太郎,你这家伙………!”

  其中一位女同学用锐利的眼神盯着他。

  她就是从中学开始和鼓太郎同班的鹰取一树。

  “这、这是误会啊!”

  “这哪里像是误会!!”

  砰、砰,一树踏着愤怒的脚步朝着鼓太郎而来。

  她那有着长长的睫毛,漂亮且细长的双眼眯了起来。

  那眼神真是人可怕了!

  光是看到她那眼神,鼓太郎就觉得自己会被砍成两半。

  但要说到害怕,还有一件事更让鼓太郎提心吊胆。

  (祈梨!)

  他将视线从一树身上移开,往祈梨的方向看去。

  她哭了。

  祈梨抓着身旁的上衣遮住了胸口,一边发抖一边瑟缩着身体。

  那明亮的双眸里渗出了泪光……。

  (她讨厌我了!她讨厌我了!她讨厌我了啦~~~~!)

  之后的鼓太郎怎么了呢?

  他逃了出去

  “对、对不起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鼓太郎一边发出悲惨的哀嚎声,一边逃离了美术教室。

  够了。到极限了。受不了了。快死了。

  鼓太郎跑到走廊上的那一瞬间,双脚突然不听使唤,一鼻子撞上了墙壁。

  之后他又摔倒了三次,跌下楼梯两次。随着意外的发生,身上的伤口不断增加,鼻血也流了出来。

  当他到达男子更衣室时,大家都大喊着:

  “有杀人事件吗!?”

  鼓太郎的制服上满是鲜血,手脚上也到处是擦伤。

  但是对他来说,身体的痛楚根本就无所谓。

  (祈梨讨厌我了~~~~~~!!)

  他心里受到的伤害比外伤还要痛多了。

  ……顺带一提。.

  在初恋学园的女子更衣室里,有着老师和男生们所不知道的不成文规定。

  ‘和学姊换衣服的时间若有冲突,学妹必须到其它地方换衣服。’

  这条是属于女生的规定,才刚升高中一年级的鼓太郎当然不可能会知道。

  琴子那混蛋……我诅咒你。

  “这样不是很好吗?这样一来祈梨就记住你的名字啦!”

  琴子哇哈哈哈地大笑。

  这混蛋……我要诅咒死你。

  鼓太郎叹着气,不自觉地噘起了嘴来。

  “是啊,藤井鼓太郎这名字,可能已经深深刻画在祈梨的心中了吧……只不过是以手持内衣的变态色狼现行犯的身分。”

  琴子眨了眨眼后竖起了大拇指。

  “她刚刚还哭了!”

  “真的?”

  琴子一脸惊讶地将双手交叉于胸前,然后歪了歪头。

  “真奇怪……如果是我的话,我还比较喜欢这种呆头呆脑的男生呢!”

  “只有你这怪人才会喜欢啦!”

  “你懂我的心情吗?哥哥。”

  琴子的双颊鼓了起来。

  啥?

  鼓太郎歪了歪头。

  “你赶快回去女生那里啦。”

  现正正在上课中。

  到处都传来投篮的回音。

  在体育馆中,男生和女生各使用一个场地进行着比赛。

  鼓太郎现在的心情有如日暮西山的老人一般。

  他独自一人靠着墙壁席地而坐,那盘着双腿的样子,看起来简直就像是个恍惚的老人。

  就是因为看到哥哥这个样子,琴子才会担心地跑到鼓太郎身边。

  但没想到鼓太郎竟然嫌她烦人。

  “人家是担心你才过来的耶。讨厌!”

  “追根究底还不都是你害的!”

  “什么嘛!”

  不知道是想到了什么,琴子笑了起来。她愈是笑着,眼角就愈是阴险地下垂。

  “你有看见吧?祈梨的胸部很壮观吧?”

  “我、我怎么可能有看到嘛!”

  相对于鼓太郎一脸狼狈,琴子却是一脸陶醉。

  “她长得又高、身材又好……一般来说,胸部那么大的话应该会让人感觉有点肉肉的,可是她身高有一七五欸!有胸又有腰,臀部虽然大了点但却很结实,简直就像是模特儿一样嘛!唉……真羡慕……”

  “我不知道啦!”

  其实是骗人的。

  看见祈梨在美术教室里换衣服时,鼓太郎移开了视线。

   ……:虽然他想这么做。

  但他毕竟是个男生。

  平常看她穿着制服时虽然就注意到她的胸部了,但实际出现在眼前的实物更是超乎了自己的想像。

  那色泽就像是初雪一般洁白。

  和其他女孩子穿的蓝色黄色之类色彩鲜艳的内衣比起来,她的内衣并不显眼,反倒是很适合她低调的个性。

  尺寸并不合。

  她一定是不想太引人注目吧!

  鼓太郎曾看到她因为感觉到男生盯着她的胸部看,而害羞地低下头来(从那次以后,鼓太郎看着她时,都尽量不把目光放在她的身体上)。

  所以她才会故意穿小一两号的胸罩,这样一来,至少在服装上不会引人注目。

  真是人惹人怜爱了。

  但正因如此,祈梨那被压抑着的胸部成了非常壮观的景象。

  那罩杯被撑得满满的,已经到了表面张力的极限。

  简直就像是载客率三00%的电车,已经超过高中生应有的水准了。

  仔细一听,还可以听见那双峰间传来的悲鸣。

  受不了了。

  我受不了啦!

  光是看她穿着制服,光是从教室角落远远看着她就已经心跳不已了,更何况是看到她只穿着内衣呢?没晕倒就已经很了不起了(我是这么觉得)。

  要消除这段记忆?不可能。

  即使到了现在,只要一回想起来,鼓太郎的心脏就会噗通噗通不规则地跳动起来。

  “……你有看到吧,哥哥?”

  鼓太郎回过神来,偷看着琴子那得意笑着的表情。

  嘿嘿嘿,呵呵呵地。

  “我、我有什么办法!看到就是看到了嘛!!”

  “哥哥你啊,真是天生一副不会说谎的脸。”

  琴子高兴地笑着。

  “笑、笑什么!”

  被琴子嘲笑的鼓太郎从脸红到了耳垂。

  “真拿你没办法。哥哥,你的脸红症又发作了。”

  “呃。”

  “最近还动不动就喷鼻血呢!”

  “唔呃……”

  不知道为什么,琴子并没有遗传到这种造血过剩的体质。

  (与其造那么多没用的血,还不如让我长高点还比较好咧。)

  鼓太郎如此想着。

  不知从何时开始,鼓太郎只要在女孩子面前就会脸红。

  在他那没什么血色的皮肤上,每次只要血量一增加,马上就会像枫叶落下一般地整片红了起来。

  小学时,鼓太郎曾被女生这样嘲笑过:

  ‘好像小婴儿喔!’

  在那之后,鼓太郎只要一站在女孩子面前,心中就会怀疑对方是不是瞧不起自己,连话都没办法好好说出口。

  即使今年已经十五岁了,除了琴子以外,他根本无法和其他女孩子好好说句话。真是太悲哀了…………。

  唉……。

  鼓太郎垂头丧气地把脸埋进了膝盖里。

  “算了吧……我的人生已经……就让我寂寞地度过余生吧。”

  “哥哥你真是的!怎么那么悲观啦!要乐观点啊,乐观点!”

  “只有心情上乐观是没用的。你看我这副长相,这种身高……光是想谈个恋爱就遍体鳞伤了……呜呜。”

  “你还有我啊!”

  琴子一边说着,一边用双手捧住了鼓太郎的头。

  她抬起了鼓太郎的头,盯着他的双眼。

  “我不会瞧不起哥哥喔!”

  “咦……”

  “我不会用身高、长相这种东西来判断哥哥的。因为我知道哥哥你的很多优点啊!我很了解的!”

  鼓太郎像是被琴子的气势所压倒一般,目光无法从她的脸上移开。

  究竟是为什么呢?琴子的眼眸泛着泪光。

  “我会一直陪在哥哥身边的。”

  但是鼓太郎却……。

  “和你在一起只会累得半死吧……”

  他深深地叹了一口气。

  琴子不禁有些难堪。

  “我、我也这样觉得啦!”

  琴子的脸上染上了一抹樱红。

  “我是因为看哥哥你心情不好,才想说要安慰你一下……!”

  “谢啦。”

  这次换鼓太郎主动望向琴子。

  他盯着琴子的双眸,诚恳地点了个头。鼓太郎缓缓地开口:

  “我还是第一次有这种念头。”

  “哥哥……”

  “就算她讨厌我,我还是没办法放弃。我喜欢祈梨,我真的很喜欢她。虽然我一点男子气概都没有,根本没这个脸说……”

  鼓太郎微微地笑着,低着头说道。

  “才不会呢,哥哥……”

  琴子小声地低语着。

  “就算对方不喜欢你,你还是喜欢对方。这才是真正的爱啊!”

  “是这样吗?”

  “没错。”

  鼓太郎抬起了头,在他眼前的是一脸温柔的琴子。

  鼓太郎的胸口升起了一阵暖意。

  “那我走啰。”

  琴子站了起来,朝着女生上课的球场走去。

  (其实她本性是很温柔的。)

  鼓太郎如此想着。虽然有时候她的思考方式异于常人,但是并没有恶意。

  此时琴子走近祈梨,同她说了一句话。

  “祈梨,鼓太郎说想和你约会。”

  “你给我等等~~~~~~~~!!”

  鼓太郎飞奔过去抓住琴子。

  “等等,你在搞什么啊!琴子!”

  “当爱的邱比特啰?”

  琴子装作一副什么都没发生过的样子,笑着拍拍鼓太郎的肩膀正想走人。

  “你这样就想走啦!”

  “我还要去比赛啊!”

  “小琴~~!”

  身穿绣着号码的运动服的鸣泽和渡良濑在球场上挥着手。

  “那接下来就请你好好加油啰,哥哥?”

  “琴子~~~~~~!”

  “请问……”

  这是祈梨的声音。

  鼓太郎回过头,祈梨距离他只有数步之远。

  而在祈梨和他之间,什么都没有。

  现在正是告白的好时机。

  很好。

  (好个头啦~~~~~~!)

  琴子那笨蛋!

  刚刚才偷看人家换衣服,现在怎么可能告白呢?

  就算告白,祈梨的反应也可想而知。

  “我讨厌色狼。”

  讨厌。讨厌。讨厌。讨厌。讨厌。讨厌。讨厌。讨厌。讨厌。讨厌。讨厌。讨厌。讨厌。讨厌。讨厌。讨厌。讨厌。讨厌。讨厌。讨厌。讨厌。讨厌。讨厌。讨厌。

  讨厌死了。

  如果被祈梨这么说的话,我可能会自杀吧……。

  做不到,要我告白是绝对做不到的。

  该怎么办呢?

  就推说是琴子在开玩笑,蒙混过去如何?

  喔,这招或许不错。

  ‘哈哈哈,刚刚那是开玩笑的……’

  ‘竟然开这种恶劣的玩笑,太过份了。’

  泪水在她的眼眶中打转。

  像祈梨这样的女孩,说不定会哭出来……。

  不行,不行啊!这招不能用。

  对了,只要装作没这回事就好了!!

  只要装作没这回事,一切就解决了。

  举例来说,只要这么做的话……

  就爽朗她跟她说一声,

  ‘我又不喜欢你!’

  喂。

  这样一来不就永远失去告白的机会了吗~~~~~~~~!

  该怎么办?该怎么办啊!?

  如果承认琴子说的就会被甩;否认的话又会被讨厌。

  这就是所谓的进退两难啊。

  呜哇哇哇哇,祈梨现在不知道是什么表情。

  一想到这里,鼓太郎抬头看了看祈梨。

  她一脸害怕的样子……。

  “呃……这个……那个……”

  她一边语无伦次地说着,一边将露出运动裤的脚往后退了一小步。

  她一脸困扰地低着头。

  (哇,好糟糕的气氛……)

  鼓太郎感觉到有冷汗从他背上流下来。

  “喔喔~~小梨买受欢迎。”

  “啊……”

  “不会吧,真的假的,你不觉得烦吗?”

  “呃……”

  “你还好吧,祈梨?”

  “那、那个……”

  班上那群八卦的女同学们一个接一个跑过来,把祈梨团团围住。

  光是这样,祈梨就已经慌成一团、不知所措了。

  每当被调侃时,祈梨的脸上就会显现出不安的表情。

  (不妙……这气氛不妙啊……)

  鼓太郎非常清楚情况愈来愈糟了。

  但他却不知道该如何摆脱这个危机。

  他想像了一下最糟糕的状况。

  (如果这时候雾崎跑来……)

  “好像挺有趣的嘛。”

  还真的来了。

  “姬、姬沙树同学!?”

  祈梨全身发抖着。

  看到祈梨那表情的雾崎姬沙树,就像是发现猎物的狮子一样。

  雾崎姬沙树曾大放厥词,说让人感到害怕可以让她获得无与伦比的快感,也因此她是全班最令人闻风丧胆的恶霸。

  而胆小的祈梨总是被她任意捉弄……。

  在姬沙树奸笑着的嘴里,那颗虎牙看起来简直就像是野兽的利牙闪闪发亮着。按着她说话了。

  “祈梨,你在鼓太郎身边一站啊,看起来就更大只了呢。”

  “咦?”

  “看起来应该有超过两公尺高喔?”

  “咦~~~~~~~!?”

  姬沙树奸笑了起来,此时祈梨的脸上满是泪水。

  她哭了~~~~~~!

  我该不会光是存在这世界上,对祈梨来说就是种骚扰吧!?

  怎、怎么会这样~~~~~~!!

  太过份了。

  在这情况下向她告白或许只会造成她的困扰,但是,我可是鼓起全身上下的勇气了啊!怎么可以这样!

  话是没错……。

  一切都是我不好,是我的错。

  祈梨一直很在意她的身高。

  如果和我走在一起,一定会带给她更多不好的回忆。

  不可能会顺利的。

  雾崎说的没错。这样一来只会更加暴露出两人的缺陷。

  (放弃吧。)

  祈梨她也很困扰。

  就算和我交往,也不会有什么好事的,只会受到伤害罢了……。

  一转过身,我看到了。

  我看到了琴子瞪着我的脸。

  太可怕了。她那垂下的双眼仿佛在说着“不可能的,放弃吧!”实在是太恐怖了。

  不是这样的。

  琴子打从心底在担心我。

  (老是说要告白、要告白的,你到底什么时候才真的要去告白啊?)

  不会的,我绝对不会告白的。

  一副紧要关头,我老是找尽藉口落跑,嘴上老是说着有机会再说,但永远不敢去告白。

  我竟然还把错都推到琴子身上。

  (我老是在找逃避的藉口。)

  连被逼到这种地步都还说不出口的话,那我根本就没有心要告白嘛!

  “白鸟同学……”

  鼓太郎抬起头,两人四目相交。仅仅如此,他的心脏就快跳了出来。

  这是鼓太郎第一次在这么近的距离看着她。

  祈梨的瞳孔就像是黑曜石一样澄澈,虹膜就像是彩虹一样鲜明。

  怎么会那么美呢?这大概是这世上最闪耀动人的宝石吧!

  “藤井同学……”

  她轻启双唇。

  她叫了我的名字。

  这是她第一次直呼我的名字。

  仅是如此,鼓太郎就几乎要哭了出来。说不定他其实已经在哭了。

  祈梨,祈梨,祈裂!

  我想这样叫她,就算要我叫一百万次我也愿意。

  “我喜欢你。”

  我说出口了。

  “我喜欢你。我忘不了你。从喜欢上你开始,我满脑子都是你的身影。我真的很喜欢你,我最喜欢你了!”

  根本没有必要去考虑告白时的台词。

  等到回过神来,满腔的思念早已脱口而出。

  祈梨一脸惊慌的样子。

  但她并没有逃走。

  她正面看着我,盯着我说了一句话。

  “藤井同学……”

  “是、是:”

  “鼻血……”

  “呃!”

  我马上伸手摸鼻子确认。

  手掌上全是血。

  “呜哇哇哇哇哇哇哇哇哇哇哇哇哇哇哇哇哇哇哇哇:”

  我发出了哀嚎。

  “藤井同学!?”

  祈梨朝我跑来,而我的鼻血……。

  就这么喷到了她的身上。

  真是糟透了………………………………………………………。

  “呜哇哇哇哇哇!”“讨厌!”“搞什么鬼啊?”“糟了啦!!”

  女同学们看到我全身鲜血而尖叫了起来。

  因为我靠近她,祈梨那纯白的体育服才会被我的鼻血弄脏。

  我要被甩了……!!

  一定会被拒绝的……!

  “祈梨,走吧!”

  “咦?”

  渡良濑想要保护祈梨。

  她想要把祈梨带走,但祈梨摇了摇头。

  “可是……”

  不过就算她说什么,我的鼻血还是不停地流。

  眼前一片漆黑。

  因为失血过多,我就快要昏倒了。

  我在黑暗的意识中追逐着祈梨的身影。

  她那大大的眼眸含着泪光。

  她会哭也是理所当然的。

  在众人面前被告白,而且告白的人还是个恐怖的红脸鼻血男。

  不但丢尽了脸,体育服上还被喷满鼻血。

  她会想哭也是理所当然的。

  对不起,祈梨。

  我竟然向你告白了,真的很抱歉……。

  *

  当我醒来的时候,我看到了天花板。那是保健室的天花板。

  我知道我在体育馆晕倒后,就被送来这里休息。

  天空中,从东边画出了一道温和的紫色层次。

  我似乎是昏睡到放学时间了。

  从窗户外传来了社团活动的声响,还参杂着管弦乐器的声音。

  黄昏的天空鲜艳到刺眼,让人觉得今天所发生的一切都是在做梦。

  (如果是梦就好了……)

  我哭了。一旦哭起来,泪水怎么也停不下来。

  “……同学?”

  在满是泪水的朦胧视线中,我看到了祈梨的脸。

  我不是已经被甩了吗?

  一想到自己还是依依不舍,我就愈哭愈厉害。

  “藤井同学!你还好吧!?”

  真的是祈梨的声音。

  “白鸟同学!?”

  “藤井同学,你还有哪里痛吗?”

  “哪里痛…?”

  “因为你哭得很厉害啊。”

  “呃!”

  鼓太郎慌慌张张地否认,他编了个只是眼睛里进了沙子的理由蒙混了过去。

  (为什么她会在保健室里?)

  鼓太郎呆住了。

  另一方面,祈梨因为看到鼓太郎平安无事而松了一口气。

  “太好了!”

  祈梨高兴地眼眶中合着泪水。

  “你突然流出鼻血,我还以为怎么了呢……吓得我心脏差点就停了。”

  “对、对不起……”

  “不,该道歉的是我才对。你明明就在我面前,我却被吓到不知所措,真的很抱歉。”

  “没这回事,我才是真的很抱歉。”

  “我才抱歉呢……”

  “对不起……”

  两人同时间说了同一句话,吓了一跳约两人霎时四目交会。

  噗。

  两人忍不住又同时爆笑出来。

  一笑起来就停不住。

  两人捧腹大笑。

  祈梨一边笑,一边擦着泪水。

  就算在笑,祈梨还是个爱哭鬼。

  “白鸟同学,你一直在等我吗?”

  “是啊,不过我是从放学后才开始等的。”

  鼓太郎看了看墙上的时钟,时间已经很晚了。她一定很担心自己。

  “对不起……”

  “你又来了。”

  “呃……对不起。”

  虽然不是故意的,但鼓太郎又重复了一次。

  只要在她面前,身体总是不听使唤。明明是自己的身体,可是不管是头还是嘴都完全不听话,实在是逊毙了。真是丢脸极了,丢脸到自己都想就这样晕过去算了。

  “为什么要等我呢?”

  “因为我还没有给你答覆。”

  说完这句话后,祈梨低下了头。

  (唔,也不用这么老实吧……)

  鼓太郎原本高兴的心情,在那一瞬间消失无踪。

  鼓太郎装傻她笑着。

  “不用了、不用了。对不起,在那之后你一定被大家逗着玩吧?真的很抱歉,我没有想到会造成你的困扰……”

  “以后还请多多关照。”

  “不不,我才是要请你多多……啊?”

  骗人的吧?

  鼓太郎抬起头,一副惊讶过度的表情。

  原本朝鼓太郎低着头的祈梨,此时也抬起了头来。

  世界上最可爱的一张脸,现在就红通通地呈现在鼓太郎的面前。

  “真的吗?你真的答应了吗?”

  祈梨点了点头。

  骗人……

  (这一定是梦!)

  鼓太郎晕了过去。

  “藤井同学F藤井同学F”

资源下载

资源下载

初恋魔法电击

更新时间: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作者:烺次元,转载或复制请以超链接形式并注明出处二次元共享站2cyshare

原文地址:https://www.2cyshare.com/post/1121.html发布于:2023-02-14

发表评论

快捷回复: 表情:
评论列表 (暂无评论,7862人围观)

还没有评论,来说两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