虫之歌(岩井恭平著)丨小说资源阿里云盘/迅雷云盘免费txt下载-二次元共享站2cyshare

小说简介

《虫之歌》是轻小说家岩井恭平著作,插画家LLO负责插画角川Sneaker文库所属的轻小说。

2003年,一个名叫岩井恭平的青年,创造了一个叫做“日本”的平行世界,并在其中撒下了无数少年少女。这些少年少女们的命运,让他们相识、相爱、相恨、相战。这些“虫子”的愤怒、欢喜、绝望、毁灭,组成了一个个美妙的乐章,名为《虫之歌》

内容简介

“虫”,一种寄生在拥有梦想的人身上,吞食其梦想和希望的谜样生物。被虫附身的人称为“附虫者”。世人对“附虫者”心怀巨大憎恶和恐惧,政府为此专设秘密组织“特别环境保全事务局”,捕获并隔离危险的附虫者。少女诗歌、实子和少年〈郭公〉,三人各自执着于自己的梦想而被“虫”寄生,成了附虫者。〈冬萤〉附身的少女诗歌,被“特环”派出的强大敌人所追杀,而这些敌人同样也是附虫者——少女实子和少年〈郭公〉首当其冲。身为附虫者的少男少女宿命般的像遇,拉开了故事的序幕……

相关链接

小说汇总

小说试读

0.00 诗歌 The first

从不知名的远处,传来一阵阵铿锵作响的不规则噪音。时近黄昏,正急速开发着的樱架市内仍处处充斥着工程的进行声。

樱架市的市民早就习惯了这种吵闹的日常生活,包括即将迎来小学生涯最后一个寒假的诗歌,也已经听惯不怪了。听着不知打哪儿传来的噪音,诗歌笔直地走在放学路上——这样一幅风景,并不仅仅出现在寒冷的12月,而是自她小学入学以来,就一直没有发生过任何变化。

诗歌吐着白雾般的气息,轻巧地绕过立着红色邮筒的转角。

这周遭最近突然增加了不少居民,连带着建筑物的数量也理所当然地增加了很多。其直接结果,就是诗歌的上学道路变得曲折多弯起来。

刺骨的寒风咻咻地吹着。

诗歌不由自主地缩起脖子,暂时停下了脚步。她那仿效姐姐而留长的黑发,和央求爸爸买来的她非常喜欢的白色围巾,被凛冽的寒风扯成了凌乱的一团。就连她的书包,也不能幸免于狂风的肆虐,里面的文具书本被摇晃得咔嚓咔嚓碰撞在一起。

“啊……”

等狂风过后,正准备再次迈开脚步的诗歌猛然抬头,发现自己面前站着一个人。

不!眼前那沐浴在艳红夕照中的身影,诗歌一开始并没有看出来是一个“人”。

可那确实是一个人。而且是一位穿着深红色过膝大衣,拎着精致皮革手袋的女性。她微微浅笑的脸庞非常端庄,然而那一丝不苟的微笑却使她看起来像冰冷的木塑人偶。不过,比起任何东西都更加吸引诗歌目光的,却是女子戴着的一副圆圆的墨镜。

折射着夕阳余晖的墨镜,毫无疑问正朝向诗歌的方位。

诗歌最初以为这位女子是幽灵之类的东西。因为她并不知道女子是何时凭空出现的,而且女子的存在感又是如此薄弱——即使她现在突然消失了,诗歌也丝毫不会觉得奇怪。诗歌没有感到害怕,只是她的目光怎么也离不开这女子。

一直扰攘不断的工程噪音,不知何时已经悄悄停止了。

“你好,能告诉我你的梦想吗?”

女子,说话了。

诗歌吓了一跳,猛地回过神来。通过空气粒子的摩擦而传入她耳内的声音,毫无疑问是现实的,是有存在感的。也就是说,眼前的女子并不是幽灵咯?

“呃,那个……”

明白对方是人类后,诗歌反而害怕起来。脑子似乎突然“轰”地一声炸成了浆糊,忘记了对方刚刚的问句。

看着惶恐不安的少女一脸狼狈,女子似乎觉得很有趣,继续默默看着。

诗歌终于冷静下来,记起了面对这种场合应该采取的行动,随即转身背对着女子。

就在诗歌准备逃走的瞬间,女子再度扬声制止了少女的脚步。

“你不要害怕啊。”

诗歌就像是受到声音诱惑般,轻轻转身面对女子。

“我只是想问一下而已。难得你拥有一个美味的梦想,可你却只是选择停留在原地,一点行动都没有。”

“我的……梦想?”

诗歌的视线和女子的视线,重迭在一起。

女子微微笑了,像再次询问般无言地低下了头,缓缓倾向诗歌。掩藏在墨镜深处的闪烁着不可思议光芒的双瞳,捕捉了诗歌的心,也驱走了诗歌的恐惧。

相对地,诗歌小小的胸膛被那个只要想起一点点就会觉得很幸福的小小心愿填满了。

诗歌一直一直,小心收藏着这个心愿。

“我的梦想是……”

女子嘴角微微上扬,加深了笑容的弧度。与此同时,她的肩膀处翩翩舞起了一只羽色泽绚烂斑斓的凤蝶。

1.00 诗歌 Part.1

缓缓舞下的六角晶花,包裹着独自站在茫茫雪原中的诗歌。视野所及的,只是不断飘落的雪,把天地都迷茫了的皑皑的雪。

诗歌孤零零地站着,世界仿佛只剩她一人。

“没有……其它人了吗……”

诗歌无助的低喃,还未来得及飘进空气里,就被狂雪吃掉了。

可是,诗歌突然觉得,在满满地堆埋视野的雪原尽头,似乎有人的气息。

漂亮的长发,还有那张明明是中学生却透露着些许大人成熟的脸——是诗歌的姐姐。

“姐……”

诗歌才张口叫唤,就见姐姐快速地朝这边看了一眼,随后“啾”地消失在雪原的尽头。

紧接着浮现的,是诗歌父母的身影,可眨眼间便又消失了。

诗歌这时才察觉:这里只有她孤独一人……除她以外的所有人都已消失在这片天地间了。

没有理由地,消失了。

正想着,诗歌突然觉得背后有“东西”出现!缓缓回头一看,一只巨大的白色昆虫正朝她卷盖而来。诗歌根本来不及抵抗,便已经被这只很像萤火虫的东西紧紧抱住了。被抱住的同时,一颗晶莹的眼泪从诗歌的眼眶中跌落出来。

这里除了她以外没有任何人的原因——是因为她已经不是普通的“人类”了……

微微睁开眼睛,熟悉的白色天花板猛的跃入视野。

还处于混沌状态的脑袋逐渐清醒过来,肌肤也终于感受到枕头和暖被的触感。

“嗯……”

从柔软的床褥上坐起,她慢慢揉了揉眼睛。来回擦拭着眼睑的指尖,感觉到微微湿意。回想起刚刚的梦境,她不由咬住了下唇,心跳,似乎还没恢复到正常速度。

“什么嘛!诗歌,原来你已经醒了呀!”

房间的门把传来旋转的声音,在打开了些许的空隙中,探入一张少女的笑脸。

那是和梦境里一模一样的,甚至在现实中因为色彩更鲜明而更可爱无数倍的,诗歌的姐姐——万叶的笑脸。姐姐已经穿好熨烫得整齐服帖的中学制服,就连漂亮的长发也一丝不苟地梳理完毕了。

“嗯……姐姐,早上好。”

刚刚清醒过来的诗歌用含糊不清的语调和姐姐道了早安——万叶知道诗歌讨厌闹钟,所以每天都会亲自过来叫妹妹起床。

“你的眼睛很红呢!还好吧?”

“嗯。我刚才用手揉了一下。”

“没事就好,赶快下楼梳洗吧!”

“嗯……”

又迎来一个和平常一样的早晨,诗歌做着和平常一样的上学准备。

洗脸,更衣,梳头,然后到摆满了早餐的餐桌旁就餐。

餐桌四面各坐了一个人:42岁的公务员父亲,专职主妇的母亲,年长两岁的私立中学二年级生的姐姐,小学六年级生的诗歌。

四人家族的早餐话题,通常都围绕在姐姐万叶身上。

“万叶,你之前跟妈妈说过,寒假时要和朋友去外宿滑雪吧?那个朋友可不可靠啊?”

“您在说什么啊!什么朋友可不可靠的,我都说了只是普通的同班同学而已!”

“妈妈担心嘛!又没有监护人跟着去……而且你们都还只是中学生呢!”

“现在都不会有家长还在意这种事情啦!爸爸妈妈不觉得自己的思想太守旧了吗?公务员和前千金小姐,真是拿你们没办法!”

“别人家长怎么做那是别人的事。反正你晚上无论如何也得往家里打至少一次电话。”

“知道了知道了。再这样罗嗦下去,我还没出发就已经累死了!对了,诗歌你要什么土产当礼物?”

“呃,什么都可以。”

万叶头脑聪明,而且性格又好又开朗。不仅身为妹妹的她觉得姐姐很漂亮,周遭的人也都非常喜欢万叶。甚至,双亲比起诗歌来更期待万叶有光明的未来的这件事,早就是杏本家公开的秘密。

可是诗歌却从来没有因为这件事而讨厌过姐姐或父母。相反的,诗歌非常喜欢这位既漂亮又聪明的姐姐,更以拥有这样的姐姐为荣。所以诗歌在知道自己明年要升上公立中学而不能和姐姐同校时,颇为消沉了一阵子。

不过,诗歌最近想到了一些事情:

杏本家,是一颗以姐姐为中心运转着的星球。那么,即使有一天诗歌消失了,这个家庭也会毫无改变地继续着日常的生活吧,并且……

她每次想到这里,都会赶紧打住自己的思绪。因为想象这样的事情不仅毫无意义,而且非常可怕!

“真是讨厌呢!说是又看到那种‘虫’了。”

“……”

听到在看电视的母亲说出这句话时,诗歌不禁手一抖,手上的碗落在排满餐具的餐桌上,碗内的酱汤撒了一桌。

“你在干什么!”

“对、对不起……”

诗歌被父亲的责骂声惊得哆嗦起来,慌慌张张找来抹布,一边擦桌子一边用微若蚊呐的声音不断道歉。可是她太慌张了,以至于在清洁的过程中把其它的餐具也弄翻了。

万叶赶紧过去帮妹妹收拾,并且不忘告诫母亲:

“妈妈,赶快转台啦!这种什么‘虫’之类的,只不过是无聊人士凭空捏造出来的东西而已。”

“可是……只要一想到这种怪物很可能就隐藏在我们身边,就会不由得浑身毛骨悚然啊!”

“所以说,你不要人云亦云,人家说什么就信什么啊!电视里现在播放的只·是·图画吧?”

所谓“虫”——

距离最初有人说起这种奇异生物,已经有好几年了。这种能吞食人类的梦想和希望的谜样的类似昆虫的生物,人们惧称为——“虫”。

政府并不承认“虫”的存在。但实际上,在关于“虫”的传说慢慢在人群中扩散开来的同时,目击这种奇妙昆虫出现的实例也以各自的确凿证据渐嚣尘上。

虽然关于“虫”的外表和大小是众说纷纭各有各的说法,但从中仍可归纳出其共同特点:“虫”以人的希望和欲望——即人的“梦想”为食粮,并因此而附于人体上,它吞食宿主的梦想为自己肉骨。被“虫”附身的人统称“附虫者”,并且以年轻人尤为容易被附食。而且,“虫”不仅只吞食梦想。作为以梦想当饲料的报酬,它会将自己的力量分给宿主,并听宿主人的命令为其解放自己全部的力量。但是,如果“附虫者”企图杀死附食在自己身上的“虫”的话,他(她)会同时破坏自己的梦想,最终使自己丧失生存意志而成为“缺陷者”。然而,就算不杀死体内的“虫”,“附虫者”也会因为梦想被吞食干净而招来自己的死期。换而言之,只要这人一旦成为“附虫者”,不管是任何情况,他(她)都不能逃脱和“虫”成为生死共同体的命运。

虽然以上这些现在都还只是都市怪谈或传说,但与此相关的目击证言不仅没有减少之势,反而以星火燎原的姿态日渐弥散开来,并在人们心里深深埋下了恐惧的种子。

“我去上学了。”

参加了课外活动的姐姐因为早上有训练,已经在一个小时前出门了。而此时,收拾好当天要用的教科书后,诗歌背起沉沉的书包也走出了家门。

早上的冷空气如刀子般刺骨,通往学校的路和往常一样曲折多弯。

路上还有许多其它脚步匆匆的学生和上班族,像急着赶潮的庞大鱼群,一拨一拨地越过迈着小步行走的诗歌。

很快便走到了上学队伍的集合点。每天早上,包括一年级至六年级在内的七名小学生都会先在这里集合,然后再一起往学校走去。即使在这些同龄人中,诗歌也是不开口和任何人说话的。她怕生,且自我主见非常薄弱,所以自一年级开始便一直是一个人默默地走完上学放学的曲折小道。

转过一个又一个弯角,诗歌走到了昨天遇见那个戴圆形墨镜的神秘女子的拐角处。

“……”

理所当然的,那里不会再站着穿深红大衣的女人。

诗歌轻轻捂住了自己的胸口。

昨天与那神秘女子的相会,会一直藏在她的心底,成为她独自拥有的秘密——诗歌咬着下唇,悄悄在心里立下誓言。

跨进学校的大门,诗歌随人流走进了教室。

教室内早到的同学正三五成群谈论着自己昨天的见闻或看到的电视剧,不时爆发出阵阵欢笑。面对这谈笑声幻化成的无形屏障,诗歌只是默默穿越而过,低着头走到自己的座位。周围的同学也似乎完全没注意到自己旁边有人经过似的继续在谈笑,没有一个人和诗歌打招呼。

“上课了,大家赶快回到座位上。”

老师出现在教室门口,一声威严的喝令标志着又开始了极其普通的一天。

教室内因为学生赶着回到座位上而引起了短暂的骚乱。可是在这闹哄哄的小小方室内,却有一个像特别区隔开来的静谧的世界。静谧世界的中心,只坐着诗歌独自一人。

是什么时候开始的呢?

诗歌在课堂上一边发呆,一边回想昨天的遭遇——

能告诉我你的梦想吗?

被一个全身笼罩着一股不可思议气息的陌生女子,提了一个奇怪的问题。诗歌如实回答道:

我的梦想是……

是什么时候开始的呢?诗歌是什么时候开始描绘着这个只属于自己的、小小的梦想呢?

她并不讨厌自己现在所处的环境。

她早就习惯了以姐姐为中心的家庭生活。而她在学校立虽然不能和同学们融洽地打成一片,可是也没有受到任何欺负。

但是,在某个被遗忘的时间里,诗歌开始描绘着一个只属于自己的梦想。这个梦想渐渐在诗歌的内心深处成长,成长为诗歌心里比任何东西都重要都珍贵百倍的存在。

可是,要把这个梦想说出口的代价却非常巨大。

诗歌无意识地将视线移至教室的窗外。像是早就等待着似的,一只不合季节的小昆虫轻巧地降落在诗歌的视野内。那是一只纯白的,外形像萤火虫的小昆虫。

诗歌岔开视线,紧紧握住了小小的拳头……

放学的钟声悠扬响起。

诗歌将散落在桌面上的书本收进书包里,默默地走出了教室。

“再见。”

“嗯?”

一声出其不意的道别,引来诗歌一阵呆楞。抬头一看,原来是同班的一个女生,正一边朝她挥手一边往教室门口走去,这女生并不是诗歌什么特别要好的朋友,只是偶尔会向经常独自一人的她打个招呼而已。

“啊……拜拜……”

诗歌微微露出一个客气而腼腆的笑容,也随后走出了教室,明显比早上来的时候要轻盈多了,像一串害羞而欢愉的舞步。

出了校门,沿着国道走了小一段路后,诗歌听到背后传来一阵说笑喧闹的声音。

小小地转了一下脖子的角度,她很快便认出那群在她身后嬉戏笑闹着的,是同班的女生们。

诗歌赶紧收回视线,正准备避开人群的时候,却突然又睁大了眼睛!

一边嬉戏一边走着的少女中的其中一个——也就是刚才离开教室时对诗歌说再见的那个女生,一不留神踩到路上的小石子,被绊倒在地。而最倒霉的是,她跌倒的地方正好是没有护栏的十字路口。

一阵非常尖锐的汽车刹车声——

能告诉我你的梦想吗?

不知为什么,脑海里突然清晰地浮现出那个戴着圆形墨镜的神秘女子的身影。

诗歌的头顶上,缓缓降下一片白得耀眼的光芒——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作者:烺次元,转载或复制请以超链接形式并注明出处二次元共享站2cyshare

原文地址:https://www.2cyshare.com/post/1118.html发布于:2023-02-12

发表评论

快捷回复: 表情:
评论列表 (暂无评论,11515人围观)

还没有评论,来说两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