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影同人,站长推荐】木叶的这个宇智波体内有怪兽(朋友小说求支持)-二次元共享站2cyshare

小说简介

带着一只海帕杰顿卵生姿态穿越到了火影的世界。
杰顿是宇宙的法则,是站立在宇宙顶点的怪兽。
我要用整个世界为养料来培育我杰顿!
我将屹立于顶点!
(简介总是无力,点进来看看嘛~)
【怪兽比重不大,只是一个外挂。】
【已有120万字完本,相信我不会太监!】

朋友的一本小说,喜欢火影同人的朋友可以去看看,觉得不错的支持一下!

链接:https://book.qidian.com/info/1036246323/

小说试读

第1章 宇智波!宇智波

是夜。

    皎洁的明月被厚实的乌云遮蔽,火光成了夜色之中唯一提供的光源,摇曳的火光将人影照的斑驳,明堂的房间之中人影层叠着布满了整个房间。

    人数越多,从常规来讲这一般意味着热闹,可是这个拥挤的房间却显的颇为的冷清。
    所有人都沉默着,静坐着,而这冷清随着一群老爷子的到来被打破。

    “我记得今天的日子应该不是族会召开的日子吧?”
    “而且我记得主持会议召开,只有长老与族长才会有这样的权利吧?你说是吧,宇智波悠二。”宇智波一位颇显老态的长老紧盯着坐落在主位的少年。

    “就算你是我们宇智波一族公认的足以比肩那位的天才,这也不是你妄为的本钱。”
    “正常来说是这样的,但凡事总有例外。”

    声音略显稚嫩,模样也十分的符合声音的特色,少年正坐且双眼紧闭。

    旁若无人的姿态无疑让一些老爷子们的血压蹭蹭蹭往上走。
    “虽然我们对你的期望很大,可是现在还没有到你肆意妄为的时间。”宇智波刹那对于大半夜突然被叫起床也颇为的不满。

    他与那些鸽派的老人并非是同一个派系的人,他还是认同那个“年轻人”的说法。

    “天才不将那份才能转变成能力,那这一天就不会到来,还是说你已经完成了从天才转变成强者的阶段?”
    宇智波刹那带着少许的期望紧盯着少年。

    在少年这个年龄,想要将那份才能转变成能力,在他的理解之中只有一种可能,而且宇智波悠二的才能有抵达那个境界的可能。

    “我认为你所说的时间点已经到了。” 
    宇智波悠二缓缓的睁开了双眼。
    眼眸之中血色三勾玉疯狂的转动着,快速的连成了一片,宛如风车一般的诡异图案让本就沉默的空间越显沉寂,无形的压迫力扫向四方。

    感受着来自于前方的压力,端坐在房间之中的宇智波们也同时的展开了自己的血继限界。
    无数双猩红色的双眸略带着少许的狂热,直视着那位宇智波悠二。

    比之无数三勾玉写轮眼忍者还要更为阴冷的那份查克拉,这毫无疑问的说明了他那双眼睛的货真价实。
    在这个年代,万花筒还并未成为传说。
    “万花筒写轮眼。”

    双眼之中的三勾玉也无法遮蔽宇智波刹那的惊讶,他再一次的确定了这双眼睛的真伪,“没有想到我竟然还能再一次的看到这样的眼睛。”
    他这个年龄在忍者之中已经算是高寿了,见识过了无数种的血继限界与秘技,屹立于万般能力之上的只有两种。

    木遁以及万花筒写轮眼。
    拥有了这能力便意味着已经拥有了力量。
    “那么拥有着这双眼睛的你想要做什么?”
    “以现在的宇智波是不行的。”
    “以一双万花筒写轮眼的力量也是不够的。”
    声音很平淡,平淡好像只是在说早上吃了吗一样。
    但是夏季的夜却依旧让人无比的燥热,尤其是大半夜被人唤醒之后。
    “什么?宇智波悠二你知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养尊处优的老爷子们又开始他们的碎碎念。
    要知道万花筒写轮眼在记录在册的资料之中,一直被注为:神之力。
    万花筒写轮眼的拥有者一般都是不被常人所能够理解的人,对于这点宇智波刹那在跟随宇智波斑时他便已经明白,而眼前这个平淡说着万花筒写轮眼的力量不够的少年,也属于那一类【非常人】。
    他们都一样是属于引领时代的男人。
    宇智波刹那无视了那群嘈杂的烦人老爷子们,开门见山,“我们要怎么做?或者说宇智波一族应该怎么做?”
    “让我来领导宇智波!”
    “可以。”
    二人的对话甚至都没有任何的停顿。
    “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
    “刹那长老,即便是你也没有办法全权的代表宇智波!”
    “我们这些长老也不会赞同的。”
    一股骇人的阴冷瞳力突然迸发而出,沉重的压力并不仅仅只作用在体表,心脏也好似被无形的大手紧握住。
    “老人家的废话就至此而止吧。”
    少年缓缓的站起了身,尚且年幼且瘦弱的身躯此刻变的无比的高大。
    “今夜我将长老们叫来并不是来征求你们的意见的,而是通知,不管你们做出什么选择都不会改变我的想法。”
    “再给你们一个忠告——长老们,时代变了。”
    “旧时代的残党还是趁早退出浪潮的顶峰才是。”
    他没有说出后面的话,但是所有人都明白他还未说出的话。
    宇智波一族是骄傲的,这也代表着他们没几个人是好脾气的,即使是向往着融入木叶的鸽派。
    “那就让我来见证一下新生代的力量。”他注视着宇智波悠二那稚嫩的脸颊,嘴角带着少许不屑的轻笑。
    就算是万花筒又如何?这个年龄,你的查克拉足够吗?如果自己战胜了万花筒写轮眼...
    老迈身躯的血液突然有些温热起来,老人刚刚准备起身,咽喉处却感觉到了锋锐的寒冷。
    即使是年迈,即使身体的机能已经衰退了许多,可是无数次生死边缘徘徊带来的经验让他第一时间明白抵住自己咽喉的是什么东西。
    苦无。
    一把来自于自己背后的苦无。
    而坐在自己背后的是自己的儿子,他引以为傲的孩子。
    老人刚刚开始发烫的热血冷却的速度超出了他的想象。
    “是这样啊,俊彦你们都已经做出选择了啊。”
    “是的,父亲大人。”宇智波俊彦坦然的回答。
    “那族长也...”老人紧盯着那双充斥着邪魅的万花筒,心中已经了然。
    “狼之所以强并不是因为单独的个体,而是因为成群啊。”
    宇智波悠二环视着老者们,端坐着的他展现出的却并非是“狼”的姿态。
    而是一座仿佛随时准备喷发的活火山。
    “连这么简单的道理都已经不明白,长老们果然还是太老了,老的都有些糊涂了。”
    “俊彦,让长老们好好的回去休养吧。”
    房间之中的火光摇曳着,隐约能够看到数个几乎堆叠在一起的影子慢慢的后撤着,最后只余下了排列整齐的黑影。

第2章 某人不善于言辞

 “你是怎么蛊惑这群狼崽子的?我可很了解我们宇智波,只是力量并不能成为他们臣服你的关键。”作为剩下唯一独苗长老的宇智波刹那有点懵逼。

    宇智波斑有着绝对碾压的力量,可就算是如此,宇智波一族也没有跟随他,这点足以证明——力量并不是绝对的。

    作为一个从战国时代活到了三代目火影年代的老人,我宇智波刹那什么场面没有见过?(划掉),这场面我还真没有见过!
    “蛊惑?”

    宇智波悠二微微摇了摇头,“我不是一个善于言辞的人。”
    “我只是告诉了他们现实,告诉了他们所处的真实,他们自己没有办法改变这绝望的事实,自然会将这份希望寄托给能够改变的人身上。”

    宇智波刹那看了眼房间之中那些族人,其中绝大多数还是年轻人,其中却也不乏中年的精锐忍者,这些家伙全部都是宇智波的骨干。
    原本的鸽派,鹰牌以及中立派系的家伙竟然全部都存在着。

    “你的第一步想要怎么做?”

    “宇智波一族从来都是狼,而不会是守家的看门狗。”宇智波悠二好似漫不经心说道,“一根食之无味的骨头,早就该被舍弃的东西,我可不会让它继续存在。”
    宇智波悠二没有明说骨头为何物,可是宇智波刹那却瞬间了然。

    警备部!

    或者称之为宇智波警备队才更为准确。
    宇智波刹那微微眯眼,细长的缝隙下的眼眸仔细的打量着眼前的年轻人。

    “对于很多的人来说那可是宇智波的荣耀。”

    “我可不认为那会是荣耀,那是一条束缚住宇智波的狗绳罢了。”宇智波悠二直视着宇智波刹那。
    “木叶医院,忍者学校,暗部这才是真正的实权部门,而且刹那长老你不觉得我们警备队的职权与暗部有很大的重叠吗?” 
    “涉及到重大情报的人员我们会转送暗部,剩下困扰我们的只有那些鸡毛蒜皮的小事,就我们宇智波一族族人的性格真的能妥善处理?”

    就这个被砍到只剩城管工作的垃圾警备队,谁爱要谁要。
    拉人一起扛?

    宇智波能和谁尿到一个壶里?
    大家多少都有点自知之明。
    宇智波刹那也缓缓摇了摇头。

    “或者刹那长老你也老糊涂了?认为那被派发出来的奖章是真的荣誉了?”
    将善战,全员不是傲娇就是骄傲过度的宇智波安排在民事纠纷上面,只是不断的让宇智波的名声不断下落的阳谋。

    这是一把无形的刀。
    宇智波刹那笑了,笑的十分的畅快。
    “宇智波的荣耀?”
    “少让人笑掉大牙了,什么时候我们宇智波的荣耀是在处理各种抓小偷这类的琐事上了?”
    “战场!唯有战场上的胜利才是我们宇智波真正的荣耀!”
    “一根带着肉丝的骨头,就让那群蠢货屈尊卑微的舔舐,简直丢尽了我们宇智波的脸面!”
    老人的声音越加洪亮,火花之中的脸颊呈现不正常的红润。
    就警备队那一年到头来才指甲缝的资金补助,一直都被人呼来唤去的模样,又有什么资格被称之为宇智波的荣耀?
    在宇智波斑离开后,他在宇智波一族里的话语权并不算大,一些意见提出来也不会被日益壮大的鸽派所认可,哪怕是中立派系也不会认同放弃警备队这个提议,他自然不会自取其辱的提出那不可靠的意见。
    他没有改变现状的力量、觉悟以及希望。
    但今天不同,老人说出了自己真实的想法。
    “正是如此,所以我站出来了。”
    宇智波悠二轻呡了一口清茶,望着从乌云之中钻出的皎洁皓月,注视着银色的光辉撒遍宇智波族地。
    “天快要亮了吧。”
    夜色此时正浓,但是宇智波刹那却嘴角带笑,“没错,天快亮了。”
    夜在盼望之中转瞬既过,秋季的晨雾弥漫在木叶之中,巨大的火影岩也被朦胧的白雾所遮蔽,喧嚣声逐渐的在薄雾之中奏响。
    繁华将冷清取代,人与人之间的悲喜并不相同,人也是无法互相理解的,争执也随之而来。
    而争执也将这繁华的人气推到了更高点。
    可是吵着吵着就有人发现了不对劲的地方。
    “为什么吵了这么长的时间,警备队的人还没有来?”
    “说起来今天好像没有看到任何一个宇智波的人巡逻,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虽然木叶村内一片的祥和,可是在边界上却展开着剧烈的战斗,战争已经持续了许久,可直至今日还未停止。
    说起来有点可耻。
    在非战时宇智波这群面瘫加神经病只会让他们感觉到厌恶,可是当外界都是战乱时,一队宇智波的忍者却足以让他们充满了安心感。
    这是从战国到现在宇智波一族打下来的强大。
    连巡视都宇智波都突然被调离,那就意味着——木叶在战争方已经处于劣势了!
    当想到这样的情况后,争吵也随之停了下来,行人们从看乐子的姿态快速转变成逃难姿势,骚乱替代了繁荣,并迅速波及到了整个木叶村。
    “宇智波的那群家伙呢?”猿飞日斩苦恼的揉按着自己的太阳穴,“最近事情已经够多了,那群家伙不要再给我添麻烦了。”
    团藏的表情就算再严肃也难以掩饰一抹喜色,“我早就说过了,宇智波一族的人都不可信,边境还在战斗,还是我们占据了优势。”
    “现在就不顾大局了,要是木叶处于劣势了,还不知道他们会怎么做!日斩!绝对不能轻易放过宇智波一族!”
    猿飞日斩看傻逼似的看了一眼团藏,只是摇了摇头。
    宇智波一族的许多精锐本来就被自己安排到了最艰难的战场上,一旦有人知道了村内的情况到时候那群神经病到底会怎么干,谁也说不准。
    要是防线被突破了,到时候就不知道要拼上多少人的性命了。

第三章 万花筒是写照之眼

“不能这么拖延下去,时间拖延的越久,村子内的骚乱就越严重,我一个人去宇智波族地一趟。”猿飞日斩放下了手里的烟斗,猛的站起了身。

    尚还壮年的三代目火影作风方面还是那位被人们称之为【忍雄】的强大忍者。

    “不行,绝对不行!”
    团藏以最快的速度挡在了猿飞日斩的身前,“你进入宇智波的族地,一旦那群家伙对你不利的话,你怎么抵挡那么多精锐的攻击?”

    志村团藏表现出了对猿飞日斩的担心,也展现出了对于宇智波的不信任,但是担心时所说的声音就低了许多,而且有着难以掩饰的稍许欢喜。
    毕竟要是宇智波真的愚蠢到对猿飞日斩动手的话......

    他的思绪很快便被猿飞日斩坚定的声音打断,“在木叶村对我这个火影动手我想宇智波一族还没有愚蠢到这种地步。”
    猿飞日斩倒是挺自信的,“更何况我也不是那么好对付的,在我对抗的时间里,暗部也足以突入到宇智波一族。”

    “哼,那就随便你吧。”

    看着志村团藏转身离开了会议室,猿飞日斩深吸了一口气连忙吩咐道,“安排两队暗部跟我一起前往宇智波一族。”
    然而猿飞日斩没有看到转身后他老朋友眼中的情绪。

    宇智波一族没有叛变?那怎么可能?还不能够允许我帮助他叛变吗?

    只要发生战斗,根部就会递上了最后的一把火。
    宇智波一族这个他一直仇视的家族会被暗部等清理一空,而要是猿飞日斩“不幸”死在了这次剿灭叛乱的战场的话.....

    木叶最有可能继承火影位置的人会是谁?

    转寝小春与水户门炎这两个家伙没有作为火影的才能,白牙作为利刃他无比的锋锐,可是他没有火影的风度,水户大人也已经死亡,猿飞的那三个乳臭未干的徒弟也没有这个资格。
    上一代人已经彻底的断代,中间层的只剩下了自己与旗木白牙那把利刃,下一代还未彻底成长!
    唯有我,也只剩下了我!

    野心的火焰逐渐的在志村团藏的左眼眼窝之中熊熊燃烧。
    与村子之中的嘈杂不同,宇智波族地显的颇为的寂静,连往常门口驻守的守卫也不知了去向,寂静的仿佛无人之地。

    猿飞日斩轻皱了一下眉梢,颠了颠手里的烟斗,压下了自己代表着三代火影的帽子,脑子之中念头快速回转却怎么也得不出一个结论。
    “直接禁闭了门户?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缓缓吐出了吸入肺部的烟气,浓郁的云烟环绕着猿飞日斩,“零,前去叫门吧。”

    带着动物面具的身子一闪便站在了宇智波一族的族地大门口,声音不大不小足够靠近门户的人听见。
    “三代目火影大人前来拜访宇智波一族。”

    在片刻之间却没有收到任何的回答,耳畔只有稍许的鸟鸣,让人都有些怀疑宇智波一族一夜被人灭族了。
    猿飞日斩越发迷惑示意暗部再次叫门,再次呼唤了一次后,重低交错的踉跄脚步声从族地之中逐渐响起。
    “咯吱。”
    木门缓缓的朝着两侧展开,露出了内里开门人的模样。
    鼻青脸肿,脸部甚至都还挂着稍许的鲜血,忍者的马甲都破碎的好像被狗啃了,一片片漆黑色的凝固血液粘黏着,略显狼狈。
    什么情况?宇智波一族被屠杀了?
    猿飞日斩紧绷的肌肉不经意间已经松懈,“发...”
    “跟我来吧,悠二大人已经在等你们了。”本无比冷傲的宇智波却硬生生的挤出一丝笑容。
    原本如沐春风般的笑容此刻带给人的只有心悸与恐惧。
    猩红的三勾玉写轮眼,满是鲜血与狰狞的面容搭配上带着血色的皓齿,脑海之中只余下仿佛噬人恶兽般的画面。
    三两步有些踉跄的身影更加显几分诡异。
    这宇智波一族的精神病难不成爆发了,开始自相残杀了?
    猿飞日斩扶了扶有些歪曲的斗笠,缓步的进入到了宇智波一族的族地之中。
    宇智波一族是传承悠久的一族,哪怕是合并入木叶,族地依旧维持着战国时期的建筑风格,一旦有外敌入侵很快就能够汇聚起一群人。
    不过往昔所在戒备森严的忍者却不见了踪迹。
    暗部早就已经摸清了宇智波族地内的情况,猿飞日斩很清楚前方并不是前往族长居所的路,再一个拐角之后将会是宇智波一族的训练地。
    宇智波族地的情报早就被暗部探查的一清二楚,而这却让猿飞日斩越显茫然。
    训练场地的大门大开着,可是一层朦胧的氤氲之气却是阻隔了视线的探查,混沌的色泽如水波起伏着。
    这是啥玩意啊!
    “三代目大人,请进吧。”
    许是从前从未使用过“请”这个字,鼻青脸肿的宇智波语调有些古怪。
    戒备已经拉满,查克拉也已经在体内凝聚,通灵术也已经刻画在手臂,猿飞日斩微微颔首,缓步的进入到了训练场之中。
    眼前突兀的一黑,空间的转换给人一种晕眩的置换感。
    只是转瞬,火焰的赤红与腾腾的热浪取代了他那片刻的不适,滚烫的气浪与激荡的查克拉让猿飞日斩感觉自己仿佛又回到了当年的忍界大战。
    眼角的余光稍许观测的身侧,身体微微后撤,却已经找不到了退路,温热的空气从口鼻被大量吸入肺部,忍雄的身躯又挺直了几分,直视向前方。
    火焰,入目的是绚烂的火焰对撞,纷飞的烈焰火花与绚烂的火星连成了一片美感的风景画。
    或许是察觉到了猿飞日斩的到来,光晕逐渐的消散,让四周的环境也逐渐展露。
    灰白色的地面,没有任何其余的色泽大地,天空之中是一颗颗闪烁着微弱光辉的瑰丽星球。
    即使是见多识广的猿飞日系也不得承认,今天的遭遇完全超出了他往常积累下来的经验。
    情况完全的超出了他的规划。
    战场的四周遍地是各个宇智波一族的精锐,而在那中心位置,一双邪魅血眸直视着猿飞日斩。
    “欢迎来到我的世界,三代目火影。”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作者:烺次元,转载或复制请以超链接形式并注明出处二次元共享站2cyshare

原文地址:https://www.2cyshare.com/post/1358.html发布于:2023-04-26

发表评论

快捷回复: 表情:
评论列表 (暂无评论,8610人围观)

还没有评论,来说两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