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说中勇者的传说- 镜贵也丨小说资源阿里云盘/迅雷云盘免费txt下载-二次元共享站2cyshare

小说简介

传说中勇者的传说轻小说镜贵也所著,插画家丰田琐织插画,富士见Fantasia文库所属的轻小说。

内容简介

故事发生在一个充斥着许多传说的世界。位于大陆南方的洛兰德帝国,因为当权贵族的腐败苛政导致帝国人民的生活苦不堪言。就在这个时候,被迫接受国王西昂命令的青年莱纳与少女菲莉斯展开了寻找勇者遗物的冒险。但是莱纳是一个超级没有干劲的人,他最大的爱好是睡觉,梦想创造一个可以让自己随心所欲睡觉的世界。在旅途中,他们不可避免的卷入了战争的漩涡,三个年轻人纠葛复杂的命运将会如何发展? 莱纳的瞳孔中所映出的世界又是怎样的未来呢?

相关链接

小说汇总传说中勇者的传说(动画)

小说试读

PROLOGUE I 从死神栖息的场所开始——

  在这里,这是很平常的事……

  “如果……如果我能够活着长大成人的话,你能和我结婚吗?”

  亚麻色头发,长着一张端正脸庞的少女哭着说。

  与之相对,少年那眼神却毫无干劲,柔和地回望少女那湿润的眼眸……但是在少年那眼神深处,总能感觉有些空虚的感情。

  “如果能够活着长大成人的话……”

  这是不可能的。

  少年这么想。

  不,也许少女也是这么认为的。

  会死。

  在这里的话……

  这个孤儿院,被死亡的气息所充斥着。

  被真正的死亡所充斥着。

  就算是如此幼小的两人也能够轻易理解,世界被死亡所充斥着。

  所以活着长大这件事……

  少女低声呢喃。

  “如果活着的话……和我……”

  少年没有回答。

  那少女的呢喃听上去是像一个无限渺茫的梦,如同幻想一样空洞。

  “如果活着的话……和我……”

  然而这话语就在这里被打断了。

  那少女小小的肩膀,突然被一个身着黑色上衣的中年男性抓住,不由分说地拖走了。

  “时间到了。不准再哭了。你已经不需要那种软弱的感情了。弱小就会死亡,很简单的道理。”

  对。

  就是这样简单。

  我明白。

  少女一瞬露出胆怯的表情。

  “…………好的”

  点了点头。

  随后,悄悄地偷看了一次少年的脸。少年和平常一样,依然带着那双毫无干劲的柔和眼睛,沉默着。

  看上去丝毫没有给予少女答案的意思……

  “……”

  是的。

  我知道。

  反正总是要死的,做那种约定一点意义都没有。

  少女的表情冰冷了下来。

  可能,再也不会笑了。

  少女这么想。

  “走吧。”

  男人这么说着,少女迈开了脚步。

  在毫无意义的道路上……

  没有目标。

  没有梦想。

  没有希望。

  从今天开始就成为这个男人的人偶。

  扯线人偶。

  就在这时——

  “喂”

  就在这时,少年说话了。

  还是一如既往,欠缺霸气的声音,但是……

  他就是用那种声音说

  “你啊,太爱哭了。不要说自己会死。如果是你的话一定可以做到的,你很强壮。我也没有就这样死掉的打算。所以……”

  少女蓦然回头。感情再一次回到她的脸上。

  眼泪情不自禁溢了出来。

  看了这个状况,少年露出一脸困惑,可还是微笑着……

  “所以你不要死哦!”

  “…………嗯!”

  少女用力的点了头。

  已然久远的幼小时的约定。

  这个约定清晰地刻在少女的心中……

第一章        睡昏头的男人和爱照顾人的老婆

  迎面击来的铁拳。

  半睁着眼睛迷迷糊糊瞟着这种情况,莱纳?琉德这时心里浮现出这句话。

  “哎~~如果挨上这么一下一定非常痛吧……”

  顶着一头没有整理过的黑发,一副完全缺乏干劲的温吞的眼睛。从他那无力瘦长的身躯中弥漫出的与其说是欠缺霸气还不如说是睡意十足、紧张感=0的感觉。

  更过分的是在这铁拳已经逼近的状态下依然无动于衷。

   “哦~~马上就要打中了……”

  面对这种情况还能用那么轻松的口气,也就是说这种程度的攻击,他应该能够轻松躲过。

  对。

  这样的实力他……

  瞬间。

  咚!

  “呀!?”

  莱纳被这拳打飞了出去。

  只见他狼狈地在地面翻滚几周后,夸张到像故意似地抽搐了几下,随后一点动静也没有了。

  …………请让我继续刚才没说完的话。

  这样的实力他……看起来绝对没有……

  莱纳现在所处的场所是罗兰德帝国王立军事特殊学院的演习场,现在是实战对抗的时间,所有的学生都在进行战斗演习……

  “…………唉”

  把莱纳打飞的对手一边叹气一边说道。

  “我说莱纳啊,为什么你每次都那么没有干劲呢?”

  一头红色短发,充满生气的红色眼眸,仿佛与莱纳对照一样,看上去精力十足的这个少女——琪法?诺尔斯对着依然倒在那里,毫无站起来意思的莱纳抱怨。

  “话说回来,你还要在哪里装昏装到啥时候?这世上没人会抽筋抽得那么夸张的啦!”

  莱纳还是用那一如既往,毫无干劲的声音回答。

  “这里不就有一个么。”

  “啊!!!你果然没有昏过去嘛!?你这样连我的成绩也会被牵连下降的啦!那我继续了哦!准备好了吗?我要用魔法攻击咯!要开始了哦!你准备好了没有?”

  “嗯……不行”

  “什么叫不行啊!”

  琪法一边抱怨,一边开始咏唱魔法的咒文,虽然不知道是什么实战用魔法,总之,琪法的手在空中舞动起来了。

  这是罗兰德帝国特有的将光之魔方阵刻在空间中的魔法。

  魔方阵很快就完成了。

  “我所企求的是雷鸣>>>?电光”

  刹时,琪法编织出的魔方阵中间出现了小小的光源,光源逐渐聚集成的光球朝着莱纳迅速冲击而去。

  话说莱纳,却始终用那种放弃的表情看着那个光球……

  “恩,雷击的魔法啊……这次大概我真的会昏过去了……”

  还是一点也没有闪避的意思。

  结果很快就出来了。

  莱纳干脆地受到了魔法的直击,全身感电,这次真的抽搐着倒下了。

  “不,不会吧!?你干吗不躲开啊!”

  琪法看到这一幕,慌慌张张向莱纳跑去。

  “喂!没事吧?”

  “…………”

  莱纳没有回答。

  应该说他躺在地上毫无动静……

  琪法的脸开始发青了,用力将莱纳从地上拖起来,死命的晃动他的身体。

  “我说莱纳……别开玩笑了!难……难道……”

  就在琪法越来越紧张的时候,从那正在被她摇晃着的软绵绵的身体中发出了……

  “对,对,我已经死了,所以今天的课程也到此……”

  “死人是不会说话的,你这个笨蛋!”

  琪法狠狠地敲了莱纳的头。

  “真是的,不要让我担心啊!……唉……”

  她再次叹了一口气。

  “话说回来……你为什么要为了偷懒不上课而做到这个地步?”

  “今天很困……”

  “你每天都看上去很困!”

  “今天也很困……”

  “不要修正你的话!”

  从这两个——某种意义上正在进行夫妇打情骂俏似对话的两人周围,开始蔓延出嘲笑与嘀咕的声音。

  “居然会被那种故意放水的魔法击中。”

  “像这样弱小的家伙在个学院里还真是麻烦,连我们的评价也被牵连了。”

  “莱纳这家伙干脆在刚才的魔法里死了不是更好。”

  各种过分的话语在演习场里弥漫开来……

  对。

  莱纳只是单纯的拖后腿差生。

  对于这个学院来说,差生的存在本身就代表罪孽,因为这个学院是……

  因为这个罗兰德帝国王立军特殊学员是国内的异端者聚集的场所……

  有些人是孤儿,有些人是A级犯罪者的孩子……

  在社会上没有容身之处,连食物、工作也无法得到满足。这里就是聚集了像这样,无依无靠的人们的地方。

  他们被期望的,只有作为战争工具所具备的能力。

  为了将来在军队里能获得高度评价,他们日夜磨练自己。

  这和普通的军事学校不同。

  这里是为了使贵族和普通国民不用上前线战斗,而培养战斗兵器的设施。

  尽管如此……

  这几年并未发生过战争,现在也没有像刚才说的那种紧迫感……

  可是一旦战争爆发,依照规定,这所学院所属的成员都会被直接送往战场。

  哪怕莱纳他们都还只有十七岁左右……

  这些暂且不谈……

  听见了平时应该早已听惯了的闲言闲语,琪法忍不住开始向莱纳说教了。

  “真是的!莱纳你不觉得不甘心吗?被那么诽谤!”

  这时,不知为何,莱纳突然变得精神饱满干劲十足起来。

  “这真是个好主意,就这么决定了。由于刚才的流言蜚语而受到精神创伤的我,暂时一蹶不振,所以今天的课程就……”

  “我绝对不会让你偷懒的!”

  “当真?”

  “当真!”

  “嗯~~~”

  该怎么形容好,从第三者角度来看,这两个人仿佛是恋人之间正在打情骂俏。

  其实这也是莱纳在这个学院被众人排斥的理由之一。

  总是性格开朗,容貌也相当端正,此外还对莱纳这种差生都很宽容的琪法在这个学校里的隐性爱慕者相当多……

  当然她本人是完全没有察觉到这情况的……

  但对于莱纳,比起那些疏远诽谤他学生们来说,总是在他白天睡午觉的时候打扰他,不停啰嗦的琪法更烦……

  今天也不例外。

  “莱纳你给我赶快消失!”

  “你打扰到我们了!”

  “既然那么弱就不要在这个学院里呆下去了!”

  这些骂声突然如狂风般卷向莱纳。

  莱纳用那始终温吞的眼神,缓缓向骂声的主人瞄去。

  那是3个总是以自己的肌肉而自豪的同年级的学生。

  可是与之相对莱纳却……

  “看吧琪法,大家都这么说了,今天我的课程就……”

  莱纳那一如既往毫无节操的话语被一个清亮的嗓音遮断了。

  “你们有空取笑莱纳的话,干吗不好好锻炼自己?”

  出现在大家眼前的是一个集华丽银色长发、透露出锐利与坚强的金色眼眸、清秀端庄的容貌,以及完全看不出是与莱纳同年的华美风度与高贵气质于一身的青年。

  席翁?阿斯塔尔。

  所有科目都是全学院成绩的榜首。

  学院内也早已成立了以他为中心,以仰慕他的学生们组成的团体。

  但是撇开那些优秀的成绩与容貌不谈,这些都并不重要。

  最重要的是,他是贵族出身。

  贵族。

  这个词对于这个学院来说是最遥远的存在。

  既然这样,那么为什么身为贵族的席翁会在这里……?

  这也是个谜团……

  “呵欠……我还是很困”

  “你……难得席翁帮了你,你怎么那副无关紧要的样子啊!”

  “哎?他帮了我吗?”

  万年无力的莱纳对此毫无兴趣。

  席翁瞄了一眼莱纳,崩紧的嘴角稍稍缓和了下来。

  随后回身面向肌肉三人组。

  “你们看上去好像很闲,既然这样,那么我来当你们的对手,课程还没有结束呢。”

  三人听了,那巨大的身躯仿佛缩水似的挤在一起。

  “哎?啊!不!我们没想过有资格和席翁大人交手。对吧?是吧?”

  “啊!嗯!我们只是气不过莱纳那个样子而已……”

  “对,对对!我们没有想和您较量的意思。”

  一幅对席翁讨好拍马的表情。

  这说明席翁在学院里的地位,已经到了不可动摇地程度了。

  听了三人的话语,席翁露出无聊的表情。

  “是这样啊……但是”

  突然脸上浮现出恶作剧的笑容。

  “这样好吗?我们的教官正好在向这里看呢,现在放弃和我对战的话,你们会被判定为可能会在敌前逃亡的士兵,会被扣分的哦。如果这样也无所谓的话,请自便。”

  “厄……”

  被将了一军的三人组开始犹豫了。

  那是理所当然的,只要在这个学院里,哪怕是只有一点,为了被军队以更高的评价而编入,为了提高成绩,所有的人都在拼命努力。

  像莱纳那样对成绩毫不在意的人,是极其稀有的。

  席翁脸上依然挂着无害的微笑。

  “那么,你们打算怎么办?”

  可三人组却犹豫了半响,终于下定了决心。

  “该,该死的。豁出去了。”

  席翁的笑容更深了一层。

  “就该这样嘛,三个人一齐上吧。”

  战斗开始了。

  三人组中的两人开始挥动手臂,在空中描画魔方阵,剩下那个的向着席翁奋力冲去。

  旁观着这种情况的琪法理解地点了点头。

  “恩,相当不错的策略。一个人做牵制,另外两个人使用魔法主攻。”

  “哎~~”

  莱纳敷衍地回应了她。

  琪法迅速的敲了一下莱纳的头。

  “真是的,我是为了你才解说的啊!如果你的敌人使用这种策略的话,你该怎么应付?好好看着席翁的动作啊!”

  莱纳茫然地望着席翁,那男人正向席翁打去,虽然他的身躯由于肌肉过于发达而显得相当巨大,但是意外地拳速相当快。

  然而……

  咚!

  席翁灵巧地躲开了男人的拳击,在身体与身体交错的瞬间,向男人的头颈狠踹了一脚。

  “呜……”

  男人很干脆的倒下了。

  席翁并没有停下他的脚步,迅速扑向正在描绘魔方阵的两人中的一个。

  “啊?哎?哇!”

  他也被一拳直接击中脸部倒下了。

  还剩下一个人。

  魔方阵已经完成了,剩下的只要将魔法放出去就能决定胜负了。

  席翁该如何对付这种情况呢……

  目睹同伴二人被迅速击败,男人面色苍白着开始咏唱咒文。

  “我所企求的是雷……”

  席翁转过身,悠然地望着男人咏唱着咒文,脸上还是挂着一副绰绰有余的笑容。

  “给我闭嘴!”

  一边说着一边从地上踢起一阵沙尘。

  “哇!”

  因为卷起的沙尘而暂时失去视力的男人下意识地用手将脸遮住。

  席翁没有放过那瞬间的破绽……

  抓住男人用来描绘魔方阵的手,就这么将他摔了出去。

  战斗干脆利落的结束了。

  席翁像是没事似的站在那里,为了放松而晃动了一下颈部。

  “恩,不就这么回事嘛……”

  压倒性的胜利。

  实力差距太过于悬殊了。

  “…………”

  那潇洒的动作让整个演习场都沉默了下来。

  学生们眺望着他的眼里都染上了相同的羡慕与嫉妒的颜色。

  席翁若无其事地沐浴在那种眼光下。

  那身姿,宛若从神话中转世的英雄一样。

  只有莱纳一个人没有任何感叹的神色,也没有任何嫉妒的表现,依然是一副犯困的表情。与其它学生一样感到惊叹的琪法激动地拼命拍着莱纳的肩膀。

  “喂……你是让我参考他刚才的动作?”

  “啊?不,那个……嗯………我觉得你不可能吧……”

  “我很理解,所以咯……那么我今天的课程就……”

  这时,钟声响起来了,这是今天课程结束的信号。

  整个演习场突然爆发出欢呼声,所有的人都开始走回自己的房间。

  看到这个景象,莱纳突然露出一副可惜的表情。

  “惨了……今天没有偷懒成功……”

  “你这家伙在说些什么啊!真是的,你不是一直在这里睡觉嘛。”

  琪法一副败给你了的表情。

  可莱纳显得越来越消沉。

  “都是因为琪法的错,今天所有的课程我都参加了啊!”

  “那有什么问题吗?”

  “问题太多了!如果因为这件事,教官对我的评价提高了,我就会出人头地,就会被很多烦人的事情所包围吧?”

  看着莱纳用极其认真的表情说出这些话,琪法无力的抱住了头。

  “如果莱纳能够出人头地的话,我肯定能成为神……”

  正在此时。

  “哈哈,你们两个人的梦想真够大的。那么如果琪法能成为神的话,到那时我能许愿让我一直幸福吗?”

  是席翁。

  不知何时,席翁站在了在坐着谈话的两人面前。

  “哎?啊,席翁……不对,阿斯塔尔大人!?哎,那个,为什么知道我的名字!?”

  琪法的紧张地问道。

  席翁嘴边不禁露出一抹苦笑。

  “叫我席翁就可以了,为什么我知道你的名字这件事嘛……我姑且把这个学院值得注意的学生名字全部记住了而已。”

  “哎?值得注意的……?”

  席翁点点头。

  “琪法?诺尔斯。全部科目总是能拿到较好的成绩,外加性格开朗容貌秀丽人气超高。”

  “哎?那个……实在是……说我容貌秀丽……”

  被夸奖了的琪法的脸红了起来,手足无措的对着莱纳。

  “怎……怎么办莱纳~~说我容貌秀丽耶。哈……哈哈哈”

  莱纳在一旁小声嘀咕。

  “夸奖过头了。”

  砰!

  脑袋立马被狠狠地敲了一下。

  席翁默默地观望了一会儿这两个人,再次对琪法开口。

  “琪法,我有一个提案。你有兴趣来我手下做事吗?”

  “哎?手下?”

  “嗯。学院很快就会为了马上就要进行的小组战斗训练而重新分班,如果你来我的手下做事的话,我会想办法吧你编入和我同一个班级的。和我同班的话,从各种因素上说都很有利吧?”

  “但,但是,阿斯塔……不对,哎~~席翁是在网罗有能之士吧,像我这样……”

  “没有这种事。你非常有能力,我不会让你后悔的。”

  说着,脸上露出灿烂的笑容。如世人所说,席翁看上去完全像是个完美的好青年。

  都说到这个份上了,可琪法还是一副犹豫不决的样子,还不停的朝着莱纳的方向偷瞄。

  “但是……”

  如果这样的话,莱纳他……

  “你在犹豫什么啊,琪法。很好的事嘛。去吧去吧,这样我就可以每天都安安稳稳地睡午觉……”

  琪法突然露出非常伤心的表情。莱纳看到了不自觉地沉默了下来。

  就在这时,席翁开口了。

  “不需要担心,当然我从一开始就打算让莱纳也来我手下做事。”

  “真的!?”

  “哎~~~太麻烦了我不要~~”

  琪法和莱纳不同的声音同时响起。

  “啊!?”

  随后琪法迅速回头看着莱纳。

  “为什么啊!这不是很光荣的事嘛!跟着席翁做事肯定会受到很高得评价而出人头地的啊!”

  但莱纳明显一幅嫌恶的表情。

  “所……以……说……我讨厌这样嘛。出人头地了以后不就非得干那些不想干的工作了嘛。从我的角度来说我更希望能过睡一整天的午觉来结束一天这种有意义的人生……”

  “那种不叫有意义的人生!”

  “咦?是这样的吗?”

  “是这样的!真是的,所以你就好好的闭嘴照我说的话去……”

  然而就在这时,莱纳打断了琪法的话语,用相当认真的表情说道。

  “话说回来……到底为什么要邀请我?我的成绩你们很清楚吧?无论从哪个角度想。席翁想要的都该只是琪法一个才对。”

  “啊……”

  这话语不知为何又使琪法的表情悲伤了起来。

  琪法露出这种表情的理由不用说也很清楚,无论怎么想结果都是这样。

  邀请莱纳这事本身就很奇怪。

  明显是席翁为了想要得到琪法,顺便邀请了莱纳而已。因为……不,理由不言而喻,莱纳的成绩是垫底的,而且还一点干劲都没有……

  如果不是非常爱自找麻烦的人,是不会想要邀请莱纳的……

  这事果然很奇怪。

  琪法表情阴暗起来,小声地呢喃。

  “莱纳你这个笨蛋……自己都这么说……要分开……分开这种……”

  可是这是席翁却打断了琪法的话语,温和地说道。

  “不,莱纳你可能误会了什么。我是真心想要你来我的手下做事的。”

  “啊?为啥?”

  莱纳用质疑的口气回问。

  席翁的笑容再次浮上了脸庞。

  “嗯~~从某种意义上说,我中意你的眼睛吧。你看我的眼神一点都不惊讶、不嫉妒。我中意你那一直很平静的眼睛。”

  “啊?哇!……难道你迷上我了?嗯……不好意思……如果是这种事的话我就更不能来你的手下做事了……”

  无论如何,莱纳又抓住了一条理由,不管怎么样都要拒绝。应该说从开始他就对这种事情毫无兴趣,对出人头地更没有兴趣,因为麻烦。

  琪法则对于莱纳从刚才开始就不断拒绝席翁的邀请而越来越伤心。

  “啊~~~不知怎么的今天好困啊……”

  他连烦恼的力气都完全没有。

  琪法支支吾吾的说。

  “那……那么我也……”

  席翁的表情突然变了,刚才还是一幅好青年的笑容,突然变成了如恶魔般的微笑。

  把脸凑向莱纳的耳边。

  “喂,我说你啊,不要老是拒绝我的邀请啊。我刚才不是说了嘛,我中意你的眼睛。我想得到你这个‘复写眼’保持者。”

  “!”

  莱纳像触电似的从地上跳起来,瞬间拉开与席翁的距离。

  一脸的慌张。

  “你……你……你在说什么啊……我不知道那种什么‘复写……’不对,嗯……我对那种东西一点点、丝毫、完全的不知道!”

  席翁再次恢复那好青年一般的笑容。

  “不要那么谦虚嘛,莱纳。我知道你一直隐藏着你真正的实力。我把你的过去……包括孤儿院那段都查过了。”

  “什……”

  莱纳瞬间僵硬了,可脸上依然强装平静,继续说道……

  “我……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我……我告辞了。要我在其他人手下工作太麻烦了。”

  说着,莱纳转身背对席翁,想要逃开这里。

  但是……

  从背后再次传来了席翁的悄悄话。

  “如果你不当我的同伴的话,我会说出去哦,我会把你一直隐藏着的能力的事全部说出去告诉大家哦。你知道这样会有什么后果吧?”

  “呜……”

  莱纳停住了脚步。

  <复写眼>

  这个词,一直被大家带着恐惧与嫌恶的感情所传说着。

  应该是这样才对……

  莱纳叹了一口气,转过身。

  用那平静的目光盯着装出好青年样子的席翁。

  “你知道我的事,还是想要得到我?”

  席翁高兴地笑了。

  “我不想要的话,谁也不会想要的吧?怎么样?你来我这里吗?还是……”

  “嗯…………啊!!好吧好吧,我知道了,我做你的同伴,真是的……一般人会用威胁来招揽同伴吗?你不会是恶魔吧?”

  席翁不由得苦笑了起来。

  “彼此彼此。好,分班就在后天,我会让你们分到我的班里来的。我们从今往后就在一起了。”

  说完,便离开了。

  莱纳叹着气目送着他离去,琪法倒是有些摸不着头脑。

  “哎?嗯?怎么回事?最后莱纳还是成了席翁的同伴了?”

  这话使莱纳叹气叹得更深了。

  “……好麻烦啊……”

  “真是的。难得有机会可以出人头地,你却老是说那种话!啊!但是……”

  琪法停了半拍思考了一下。

  “刚才席翁说莱纳你隐藏了能力吧?那是什么?”

  莱纳紧张了一下。

  马上又露出装傻的表情。

  “啊~~是啊~~是什么呢。我看上去有那种能力吗?”

  琪法非常认真地盯着莱纳看了一会儿,很干脆地摇了摇头。

  “不像。”

  “你……不用那么直接吧~”

  “真的不像嘛。啊!硬要说有的话可能是那种超出常人的无干劲的能力,说不定就是这个。像席翁那种精英,莱纳的无干劲就像给紧张的每一天注入一股清凉剂似地的……啊~~应该就是这个。我和莱纳在一起每天也很开心。”

  莱纳用受不了的表情看着一边说着非常失礼的话,一边自我肯定的琪法。

  “你每天有那么紧张吗?”

  瞬间,琪法脸上露出一副复杂的表情。

  “嗯……少女总是有很多很多事嘛……”

  “噢……顺便问一下这个演习场上哪里有少女这种珍贵的生物存在……啊!痛!开玩笑啦!不要打我啊!哇哇哇!”

  莱纳慌慌张张地闪躲着可以列入战斗演习成绩优秀的琪法的铁拳。

  演习场上,夕阳已经落下。

  像这样和平的学院生活。

  平静的日常。

  过去,被卷入战乱的罗兰德帝国,由于七年前的休战,而恢复了一时的和平。

  位于梅纳利斯大陆南端得罗兰的帝国被三个国家所包围着。

  一个是奈尔法皇国。

  和这个国家的关系不能说好,但也没有坏到发展成战争的情况。

  第二个国家是鲁纳帝国。

  和这个国家现在正缔结同盟关系,那就先无视这个国家吧。

  然后是最有问题的第三个国家。

  艾斯塔布尔王国。

  和这个国家已经进行了持续了四代人的战争了。

  现在连战争的根源也已经不可考了。

  两国间发生了各种各样的问题。有些人说是由于领土纠纷所导致的,但现在两国的关系已经成了单纯的攻击方与反击方,只是不停交换上演同样的历史而已。

  所以罗兰的帝国的人民没有一代人不知道战争为何物。

  对。

  这个国家一直被死亡笼罩着。

  一直到七年前还是这样……。

  但是无法决出胜负的战争只会使国力衰弱,长此下去,罗兰德、艾斯塔布尔两国都会耗尽一切,脆弱到任凭他国蹂躏的地步了。害怕这一状况发生的两国在七年前缔结了休战协定。

  休战一直到现在,两国都还保持着这种令人无法相信的和平的日子。

  七年的时间非常长。

  孩子们和成年人不同,他们会更快从战争的创伤中恢复过来,甚至可以说他们会迅速将战争带来的一切抛诸脑后。

  再说的过分一点,他们完全被和平给宠坏了。

  要说他们被和平宠到何种地步的话…………

  “我说莱纳!我说了多少次了!不要一边走路一边睡觉!”

  “啊?你不要说傻话了。我怎么可能一边走路一边睡觉呢!我好好醒着呢。”

  “睡了!睡了!你绝对睡了!我看见了!”

  “唔……那个,但是……我只睡了10分钟左右嘛。”

  “……我倒是应该对你能在这种崎岖的山路上一边走一边睡了十分钟之久这事感到惊讶才对”

  就是这样……

  已经被和平宠坏到可以一边走路一边睡觉的地步也太扯了……

  对着依旧如此无干劲的莱纳,琪法吼着。

  “总而言之!在作战过程中不准睡觉!模拟战斗训练是小组战,莱纳偷懒的话,会给班长的席翁、班里的大家带来麻烦的!这种事你到底明白不明……”

  琪法的吼叫被从背后传来的女孩的声音打断了。

  “那个,我很想说的是……琪法的声音是不是大了一点,我们好不容易隐藏脚步声走到这里,这样不就全都白费了吗?”

  被数落了的琪法陷入了沉默。

  “那个……我……实在是非常对不起!”

  回头望去,同班的一个女生用受不了的表情看着琪法和莱纳。

  珐尔?贝妮。戴着眼镜、身材娇小,运动神经绝对不能称得上是好的这个女生,其实在隐密行动中成绩是数一数二的,是被席翁拉来做同伴的精英人物。

  继续说的是叫托尼的一个表情阴暗、毫无存在感的男生。

  “对,珐尔说得没错,你们两个话太多了。”

  下一个……

  “算了啦。只要按照席翁制定的计划行动的话,这种模拟战斗训练真是小菜一碟,没问题没问题!”

  一直非常乐观的塔伊尔接着说。

  这些人加上莱纳、琪法和席翁总计一个班六个人。

  除去莱纳以外的所有人都是在某个领域拥有惊人实力的精英。

  顺便说一下除了这些以外,还有很多席翁的伙伴,这些伙伴都被分在不同的班级里。像今天这种以对战形式来决定成绩的课程,为了使同伴间不要发生冲突,席翁好像暗地里做了不少手脚……

  所以这次在一座山上举行的像班间对抗赛一样的模拟战斗训练,就是和那些不是席翁同伴的班级作战,不能轻松大意。

  所以……

  “嗯…………真的真得非常抱歉!”

  琪法真想钻进地洞。

  看到了发生的一切,走在队伍最末尾的席翁。

  “啊,没关系的,如果按照作战计划,我们绝对不会输。”

  然后莱纳继续。

  “对对。就算输了我也不介意。所以总而言之我们就先在这里睡一个午觉你们看怎么……”

  “可能吗!?”

  全班非常统一地对着莱纳怒吼。看着同伴间如此心意相同,刚才的不安的气氛也顿时消失了。

  大家都很有干劲,除了一个人……

  算了,这个就撇开不谈了。

  刚才也说过了这个模拟战斗训练是班对班的对抗。

  各班分别在山中的不同起始点开始,直到某班的所有对手全部被歼灭为止。这个训练会持续好多天。

  由于山本身就不是一座小山,所以要发现对手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食物必须要在山里自己打点。这是审查综合实力的难度极高的课程。

  不,教官本身都不在,说是课程也不是很恰当……

  顺便说一下,这个课程不只考核发现敌人、将敌人全灭的能力,完成时间也会影响成绩。

  可以说越快完成越能得到优秀的成绩。

  所以在这种情况下席翁制定的计划是……

  在课程开始之前,入山前的人工广场上,席翁用自信满满的表情说道。

  “好,那么我们就在四个小时内把敌人全灭了。”

  瞬间。

  “啊!?”

  除了莱纳以外四个人齐声叫了起来。

  就算是一直非常乐观的塔伊尔也蹙起了眉头。

  “等、等一下!这不可能吧席翁。就算我们是精英分子也没法保证在四小时……这个时间也太短了,在这么短的时间内你想怎么找敌人啊?”

  但是席翁的脸上却浮现出自信的笑容。

  “我没有打算去找他们。我已经知道了所有的班级会在哪里开始。”

  “哎?已经知道了?”

  琪法不由自主地反问,席翁很干脆的点了点头。

  “嗯,我已经把哪些班会成为我们的对手、他们分别从那些地点开始出发,这些事先全部调查过了。我们只需要在这些地点埋伏,把对手歼灭就……”

  “等一下!?”

  琪法突然打断席翁的话。

  “这样……也就是说,我们作弊吗?”

  席翁平静地回答。

  “你可以这么说。从我的观点来说,我更希望你称之为战略。事先认真调查对手的情报是很必要的。不只如此,战斗……不,在战争中,可以说情报支配了战场上的一切。因此,我所做的事,是正确的。”

  对着正气凛然说着这番话的席翁,莱纳漫不经心地搭话。

  “嗯~这话还真是有模有样,擅自调查别人的过去,挖别人的隐私,这种人我们好像称之为变态哦。”

  莱纳还对席翁调查他的“复写眼”,以此为威胁强硬把他拉入伙伴行列的事情怀恨在心。

  但是席翁把莱纳的话很自然的过渡了过去。

  “噢?你是说以前甩了莱纳的那个女生的事吗?你想封住我的嘴巴不让我告诉大家吗?”

  “什!?你到底在说什么……”

  但是莱纳突然被两个男生从背后勒住。

  是塔伊尔和托尼……

  他们强行塞住莱纳的嘴巴。

  “唔,姆!?”

  莱纳什么话都说不出来了。

  确认了这一切的琪法点了点头。

  “然后呢?莱纳被谁甩了?”

  随后塔伊尔继续。

  “怎么样的女孩?”

  珐尔再继续。

  “啊~~恋爱故事总是让人心跳不已…………”

  更有甚者,平时不爱说话的托尼的表情比平时更为阴暗。

  “还有那个时候莱纳和那个女生到底进行到什么程度了?看情况决定,说不定我不能饶过莱纳……”

  好像越说越恐怖了。

  全员兴致勃勃地望着席翁……

  席翁偷偷瞄了莱纳一眼,露出了恶魔一般的笑容。

  “听说莱纳在孤儿院的时候向老师告白了……”

  “你唔斯噢噢噢噢噢噢!?”

  只听见莱纳不明内容的惨叫声。

  这事就先撇下不谈了。

  场景回到山里。

  大家行走了大约两个小时。

  差不多快要到达敌人的出发点了。

  除了莱纳以外,所有人的身体都紧绷了起来,时刻注意周围的情况。

  有某人很不识相的

  “呵啊……欠……哇!?”

  莱纳的超大呵欠被塔伊尔打得瞬间沉默。

  塔伊尔用压低的嗓音说道。

  “给我稍微安静一点,你这个喜欢老女人的!我们已经离敌人很近了。”

  莱纳的脸扭曲了起来。

  “喜……喜欢老女人……所以我都说不是了啦!那个时候我才六岁啊?而且孤儿院的老师……”

  但是没给他辩解的机会,不知为何琪法从背后又殴了他一下。

  “你这个色男!什么六岁啊!谁信啊!”

  “那都是席翁胡说八道!你们好好想想啊!怎么可能嘛!该死,你给我等着,席翁!”

  莱纳抓狂地叫着,席翁还是一副无所谓的表情。

  “呵呵……现在你知道情报和情报调查能力的不可欠缺了吧?”

  “什么叫不可欠缺啊!我绝对会把你……”

  这次是席翁把莱纳的嘴捂住。

  竖了一根手指在他嘴前。

  “安静点。我们中彩了,我们现在正在敌人的后方。”

  全员听了瞬间安静下来。

  莱纳被捂着嘴巴的状态,也奋力抬着头向着大家注目的树木缝隙处张望。

  那里有六个脸看上去有印象的男女在悄悄谈话。

  没错。

  莱纳他们不用说4个小时了,只花了2个小时就把敌人找到了。

  这真是令人惊异。

  不,对莱纳来说似乎是完全不用惊讶的事……

  塔伊尔说道。

  “成功了,他们完全没有注意到这里,赶快把他们干掉,席翁。”

  托尼阴沉着嗓子继续。

  “不,这说不定是陷阱。现在应该慎重行事。”

  然后是珐尔。

  “怎么办?席翁?”

  席翁开口了。

  “恩,我们上。”

  瞬间,席翁的眼睛眯了起来,眼光异常锐利。不是平时那平静的感觉,就像是找到了猎物的野兽似的嘴边浮现了笑容。

  “很简单。一口气把他们打倒,刷新这个课程的最快完成记录。我们上。”

  然后席翁领头冲了出去。

  就在班里人还愣了一下的同时,在席翁的奇袭攻击下,对方已经倒下两个了。

  “我,我们上!”

  大家也慌慌忙忙地冲了出去。

  很自然的,战斗轻松解决。

  结果是,直到最后一个敌人被消灭为止,总共花费时间为两小时五十二分钟。

  己方牺牲者只有一名。

  顺便说一下牺牲其实是指——应该是轻松获胜的奇袭攻击的过程中,莱纳被绊倒脚扭伤了而已……

  由于这个原因,全班的评价点稍微下降了一点外加事后被别人说三道四了一番,这也没有办法……

  从那之后过了不久……

  街边小路深处的一个破旧的小酒吧。

  周围已渐渐可以听到清晨小鸟的啼叫声,莱纳从酒吧走了出来,望了望天空。天空还是暗暗的。

  离天亮还有不少时间吧。

  莱纳迈着轻飘飘的步伐离开酒吧入口,在附近的路边一屁股坐下。

  “恶~好不舒服……我都说了我不常喝酒的……”

  露出一副随时会吐的表情。

  随后就这么躺倒在路中央,无视涌向喉头的不适感。

  “但是没想到琪法的酒品那么差……”

  不知是不是云的关系,望着几乎没几颗星星的天空,莱纳轻声嘀咕。

  情况就是这样。

  莱纳所在的班级作为模拟战斗训练史上创造了最短记录的班级,被学院奉为英雄。不,由于大家都心知肚明这是席翁所指挥的成果,所以最后是席翁被当成了英雄……

  总之,塔伊尔提出说大家要来庆祝一下,随后召集了席翁的同伴数十人,举办了这次的宴会。

  顺便提一下。

  根据罗兰德法律,二十二岁才能够喝酒。

  然后再顺便提一下。

  罗兰德帝国王立军事特殊学院的学生们,最年长的也不过十九岁罢了,那么这次宴会的事……

  算了,这些就不要深究了……

  莱纳拼命抑制住想吐的感觉,为了分散注意力,持续一个人自言自语。

  “话说回来为什么我要喜欢老女人啊,席翁这个家伙……而且不知何时居然给我套了个师奶杀手(madam killer)的外号……有一天我绝对要抓住那家伙的弱点……”

  “我可没有什么弱点哦。”

  就在这时,席翁的脸从莱纳正上方出现,微笑着看着莱纳。

  瞬间,莱纳翻滚了一下灵巧地从地上弹起来。

  “你这个恶魔终于出现了。”

  席翁苦笑了一下。

  “呦~传说中的师奶杀手。”

  “不是什么师奶杀手!!”

  喊叫着,莱纳疲累地叹了口气。又恢复了平时那种毫无干劲的表情,说道。

  “对了,你为什么在这里。这次宴会的主角不是你吗?主角擅自跑出来好吗?”

  席翁不知为何,总是在莱纳面前脱下他那好青年的外形,露出恶魔般邪恶、魅惑的笑容。

  “所以我说我没有什么弱点吧?所有人都醉倒了,留下的只有我和你两个人。”

  “原来如此,大家都睡着了啊。”

  “是啊。”

  两人陷入了沉默。

  莱纳再次抬头仰望天空,开始发呆。

  身边的席翁却突然躺下。

  “莱纳。”

  “干吗~?我可不想玩男人间的爱情戏。”

  席翁又开始苦笑。

  “我不会做那种事的啦。不是那个……你能告诉我吗?你进这所学院的理由……”

  “唔……”

  席翁点了下头,继续说道。

  “成绩最差、出席率最低。外加就算被我邀请加入,也不对我做任何承诺来看,你也不想在军部出人头地。像这样的家伙,为什么来这个学院?这对我来说是很不可思议的。”

  莱纳依旧仰望天空,平静的口气说道。

  “你啊……应该早就已经调查清楚了吧?我为什么不得不进这个学院的理由……”

  “啊?被你看穿了?”

  说着,席翁笑了。

  “老实说,我的确已经查了。你以前所在孤儿院的事……”

  说到这里,话语停了一下。然后又用平静的口气开始叙述。

  “抚养你的孤儿院。罗兰德三零七号特殊设施……表面上是为了培养在战争中失去父母的孤儿拥有能够自我生存的能力而建造的慈善机构,但是……

  其实不是。那里只收集所有可能有才能的孤儿,对他们进行彻底的军事教育,然后把没有才能的孩子立刻处理掉。只有极少数孩子会生存下来,以高价被卖给贵族们,即使是幼小的孩子也会被立刻投入战争……”

  “…………”

  莱纳始终保持沉默。呆呆地望着天空…………

  席翁继续说道。

  “在这样的场所被抚养长大的你,突然有一天,这场战争结束了……但是即使这样,孤儿院在之后的几年内依然存在着。可是如果没有战争的话,这种东西——把孩子强制施与教育、没有才能的孩子被立刻杀死的设施——除了犯罪以外什么也不是。所以,你被迫进行一个选择。在这以后,是在军部的管理下继续受支配,还是为了封住嘴巴而直接被杀……

当然你选择了前者,选择进入了这个罗兰德帝国王立军事特殊学院……不是吗?”

  即使被问了,莱纳还是对着天空发着呆。不,那表情已经平静到了席翁担心他可能实际上已经睡着了也不一定的地步了。

  莱纳这时皱了皱眉头。

  “嗯~~。被你这么再说明一遍我都感觉很可怕,其实没有那么严重啦。我觉得还算平常吧,我还被那时的教官说‘那我们就结婚吧’这种话呢?”

  说着说着,莱纳笑了。

  但是那笑,带着些许的自嘲。

  席翁认真的看着这样表情的莱纳。

  “莱纳”

  “我说你干吗,从刚才开始就叫得那么恶心”

  “你……”

  话语停顿了下来。

  然后仿佛是在选择措辞一般的口气。

  “莱纳,你想向这个国家报仇吗?”

  “哎?报仇?”

  听到意外的话语,莱纳不自觉地回问。席翁点了点头,站了起来。

  他向着莱纳躺倒的道路正中走去,随后转身。

  “你难道没有想过把这个腐烂的国家击溃吗?对只因为你有‘复写眼’这种事就对你百般厌恶忌惮的这个国家,对愚昧的国王,还有对被规则束缚的愚蠢的贵族们。”

  听了这些话,莱纳皱起了眉头。

  “喂,喂。你说的要是被别人听到了可是死刑噢。”

  但是席翁听了只是会心的一笑。

  “应该会吧。但是仇恨这个国家的你,是不会告发我的吧?”

  莱纳眉头皱得更紧了。

  “我只是因为很麻烦所以不会说。”

  “啊哈哈。我知道那不是你真正的理由哦。”

  “不,我说你不要随便擅自决定别人想什么啊。”

  席翁像完全没有听见莱纳的话似的。

  用坚定的语气。

  “我会做,莱纳。我会改变所有的一切。现在我只是为了召集那些贵族无法控制的同伴,而来到这个学院……但这也很快就会结束。我的战力已经快要完成了。”

  说到这里,他张开了双臂。

  “我会成为这个国家的国王。然后改变所有的一切。所以莱纳!跟我来,我会创造你过去所期望的世界。”

  说着,席翁向莱纳伸出了手。

  席翁的表情充满了自信。

  银色的长发闪着光芒,锐利的眼瞳放出强烈的意志。

  他的存在,很明显不同于常人。

  闪耀着光辉。

  就好像是拉开弓,毁灭邪恶恶魔的神一般。

  如同生来就带有成为英雄所需的所有要素。

  除此之外还兼备能力、人望……

  成为一国之君。

  像那样的白日梦一般的语言,从他嘴中说出,就像能马上实现一样。

  席翁又说了一次。

  “跟我来,莱纳。”

  如果在场的是常人的话,早就被席翁那压倒性的魅力所吞没了。

  但是……

  在场的是莱纳。

  在这种情况下,听了这些话的莱纳。

  “原来如此,席翁想成为国王吗?但是听上去好像很麻烦的样子……不好意思,我pass。啊,但是如果席翁你能成为国王的话,你能建立让喜欢一天到晚午睡的人也能出人头地的法律吗?”

  很干脆却又无力声音。

  那表情就像马上就要睡着似的,从他那黑色眼瞳中连一粒灰尘大小的“意志坚强”这种东西也找不到。

  完全没有光辉。

  打个比方就是那在睡午觉的小狗或者在睡午觉的小猫…………

  面对这样无干劲的男人,席翁浮现出惊讶的表情。

  “噗……哈,哈哈哈”

  突然笑出声来。

  “你,你真有趣。啊哈哈。原来如此,这可能也是我想要你的理由吧。和‘复写眼’毫无关系……就算看着我也毫无反应的家伙,你是第一个。”

  “我从来不会对男人有反应……”

  席翁马上露出恶作剧的表情。

  “果然你的目标只是成熟妇人吗?”

  被这么说,莱纳一脸气愤。

  “我绝对不会成为你的同伴!!”

  “啊哈哈”

  席翁笑了。

  无邪气的孩童一般笑了。

  莱纳看着他……

  就在这时,莱纳的目光捕捉到了席翁身后的某种物体……

  “嗯?”

  事情发生就在一瞬间。

  不知何时站在席翁背后的全身黑斗篷的几个男人,在空间中开始描绘光之魔法阵。

  只要是学过罗兰德魔法的人,看到他们描绘魔方阵的方式,马上就会知道他们就要开始使用得是什么魔法了。

  那是从魔方阵中央放射出追尾性光线的强力杀伤性魔法。

  现在这魔法,正以莱纳他们为目标编织着……

  “这……这些家伙是谁啊!”

  就在莱纳叫出来的同时,席翁已经开始行动了。

  “麻烦了,快逃!!”

  立刻拽住莱纳的衣领,硬拖着开始奔跑。

  “哇,哇哇哇,哇哇,等,痛痛痛啊!”

  脸正在与地面进行摩擦运动的莱纳不停的抱怨。

  “那你就赶快用自己的脚跑起来!被追上了就会被杀掉的!”

  “哎?杀……掉,为什么?我什么坏事都没有做过啊?难,难道最近有了睡午觉就会被判死刑的法律了!?”

  无视在这种情况下依然欠缺紧张感的莱纳,席翁叫道。

  “等下再说明,总之现在赶快站起来啊。”

  “好,好。”

  一边说,莱纳就以被拖着的状态,灵巧地用双手撑了一下地面,在完全没有影响到席翁前进的步伐的情况下,从地面跳了起来。

  完全无法想象是在学院被誉为运动神经等于零的差生所作出的行为……

  看到这一情况,席翁脸上浮现出苦笑。

  “好,就在前面的角落……”

  说话的瞬间,两个人身后强烈的光芒发射而来……

  两人立刻回头。

  那光芒当然是魔法的光芒。是那些来历不明的黑衣男人放出的光学杀伤性魔法“光燐”。

  席翁叫喊着。

  “莱纳,跳!”

  “唔哇哇哇!”

  随后两人总算是跳进路边砖质民房与民房之间的缝隙中了。

  瞬间,强烈的光芒击中砖质民房,墙壁瞬间消失了,光枪直接穿入了房子的内部……

  强大的破坏力。

  这决不是想让对方昏迷或者是恐吓性而手下留情的魔法。

  绝对是为了杀人而放出的攻击……

  莱纳目瞪口呆地望着被击穿的房间的墙壁。

  “保佑里面的人没有被打中。”

  这时还有心情说这种话,事态已经到了不可收拾的地步了。

  听到了远处传来的话语。

  “席翁?阿斯塔尔逃进那个角落了,追!”

  “如果被他逃了我们会受到处罚的!”

  “杀了他!杀了他!”

  听到这一切,席翁说道。

  “不好意思,把你卷进来了。就是这样,以前的敌人都还只是流氓程度的……这次好像麻烦了。这些都是职业的……不过已经没有说明的闲暇了吗……”

  莱纳打断了席翁的话语。

  “不,我其实并不想知道理由,但是,你打算怎么办?打倒他们?还是逃?”

  席翁考虑了一小会儿,说道。

  “我们在这里兵分两路,他们只追我,如果我们分开了,他们就不会杀你了。”

  “啊,原来如此……那我就安心了。”

  对如此干脆地说出绝情的话的莱纳,席翁苦笑了一下。

  “你啊,稍微担心我一点吧!”

  “担心?席翁成绩可是首席,我是垫底,而且你不是要成为国王吗?你在这种地方死掉好吗?”

  席翁会心的笑了笑。

  “正如你说的,那么,我们明天学院见。”

  说着,从角落跳了出去。

  为了吸引敌人。

  “我在这里,你们来啊!”

  叫着,逃走了。

  看见他的黑衣男人们。

  “找到了!追!”

  “杀了他!杀了他!”

  之后……

  那墙角只剩下莱纳一个人了。

  他确认了周围一个人都没有后,从角落里走了出来……

  即使在这种状况下也毫无紧张感的打了个大呵欠。

  “明天还要早起。但是这样会困得没法听课的…………睡觉去了……”

  踱着软绵绵的步伐向众人正在睡觉的酒吧走去。

资源下载

资源下载

传说中勇者的传说

更新时间: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作者:游戏迷,转载或复制请以超链接形式并注明出处二次元共享站2cyshare

原文地址:https://www.2cyshare.com/post/1135.html发布于:2023-02-18

发表评论

快捷回复: 表情:
评论列表 (暂无评论,7783人围观)

还没有评论,来说两句吧...